168位百億基金經理自購數據揭秘:張坤們買啥產品?

來源:《財經》雜志 2021-05-05 20:28:43

作者 | 《財經》記者 黃慧玲    編輯 | 陸玲

有些基金經理實際上買了不少自己的產品,但并沒有用本人名義申購,而是以家屬名義購買。

近年來,伴隨著公募基金的大發展,百億基金經理隊伍迅速擴容。掌管千家萬戶資產的基金經理們,又是如何管理自己的小金庫的呢?

根據監管要求,基金經理們不能用自己的錢炒股。那么,他們會選擇買基金嗎?會不會買自己的基金?為了回答這個問題,《財經》記者結合2020年年報以及最新披露的2021年一季報數據,對168位管理規模超過100億的主動權益類基金經理進行了手動統計(以下簡稱“百億基金經理”)。

本次統計原始數據來源于wind,包含了所有擅長股票型與混合型的基金經理。其中,《財經》記者剔除了指數基金、部分參與戰略配售基金、偏債混合型基金等低風險基金的管理人,以及輔助管理百億基金、尚未獨立管理基金的基金經理。對于入選的百億基金經理,選取對應代表作進行統計,或為管理時間最長、或為規模最大、或為業績最佳。此外,優先選擇基金經理單獨管理的產品。

超過一半的百億基金經理自購了基金

統計結果顯示,168位百億基金經理中,有95位購買了自己的基金,占比56%。其中31位基金經理“動真格”,買入單只產品份額超過100萬份,這類基金經理占比達到18%;而買入10萬份以下“試試水”的也不在少數,占比15%。

先來看頂流基金經理們的自購情況: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在管規模最大的十位基金經理是張坤、劉彥春、劉格菘、葛蘭、董承非、謝治宇、曲揚、蕭楠、胡昕煒以及楊瑨。其中張坤、劉彥春、謝治宇、董承非、蕭楠都持有自己的基金100萬份以上。

張坤是公募基金歷史上第一位管理規模突破千億元的主動型基金經理,目前管理規模達到1331億元,在管產品共4只。《財經》記者進一步梳理發現,張坤對旗下所有產品均自購100萬份以上。

同屬于易方達基金的蕭楠也對旗下多只產品進行了大額自購。其中易方達消費精選、易方達瑞恒各自買入超過100萬份,易方達科順買入50到100萬份。

十位頂流基金經理中,廣發基金劉格菘與前海開源曲揚對代表作的自購數為零。《財經》記者進一步梳理了兩位基金經理全部產品的最新情況,均未見自購數據。

哪家公司的百億基金經理最多?數據顯示,居前的公司包括富國基金(12位)、匯添富基金(12位)、易方達基金(11位)、廣發基金(10位)。

從自購情況來看,富國基金有6位百億基金經理購買了個人產品,占到50%;匯添富基金共有7位自購產品,不過多數份額在10萬份以下。

最少基金經理自購的公司是廣發基金。《財經》記者對10位基金經理旗下多只代表產品統計后,僅找到3位基金經理的自購相關數據。自購的三位基金經理是:傅友興、吳興武與王明旭。

易方達基金旗下百億基金經理眾多,基金經理們的自購也非常踴躍。在11位基金經理中,僅有3位基金經理旗下產品未找到自購數據,另外8位基金經理均不同程度自購了產品。除了前述提及的張坤與蕭楠外,馮波和郭杰也各自購入了超百萬份基金。

自購隊伍最整齊、手筆最大的當屬興證全球基金。雖然百億基金經理只有6位,不過這6位基金經理均自購超過百萬份。包括董承非、謝治宇、喬遷、季文華、陳宇、林國懷。

以下是從基金公司維度做的自購統計:

73位百億基金經理不買自己的產品

數據還顯示,有73位基金經理沒有買入自己的代表作,占到百億基金經理總人數的43%。那么,為什么近一半的基金經理們不買自己的產品呢?

首要原因是沒錢。

L是滬上一位新晉百億基金經理。他略帶羞澀地告訴《財經》記者:“自己當基金經理不到兩年,只買幾萬塊的話也有點尷尬。”不過他表示,后續的新發基金會自購。“肯定要跟客戶利益保持一致。”

在房價高企的一線城市,大多數基金經理們也要先解決房子的問題。“我們都是草根出身,早期先滿足家庭的吃穿住。我在北京,學區房也是挺大一筆開支。”如今已是頭部公司高管的Z告訴《財經》記者。

這些年有了一定的積蓄,Z就買自家公司的產品。“倒不是我們自己說自己公司有多好,只是我只買我能看得懂的。我沒有那么在乎收益的高低,更看重價值觀的認可度,體系是不是可持續。能賺到錢我就挺開心的了。”

基金經理們不買自己產品的第二大原因是供需不匹配。

Z告訴記者,他管理的產品多為風險偏低的固收類基金,而近兩年是權益市場的大年。“出于資產配置角度的考慮,我主要買了我們公司的權益類基金。”

H和Z的情況剛好相反。他是權益類基金經理,但個人風險偏好比較低。他向《財經》記者講述了他的個人投資邏輯:“我的勞動資產已經放在這個行業了,我的儲蓄資產再放在這個行業里,其實是加杠桿。當然,真的對自己非常有信心也無可厚非。”

此外,《財經》記者了解到,有些基金經理實際上買了不少自己的產品,但并沒有用本人名義申購,而是以家屬名義購買。

這種情況一方面與鎖定期有關。據了解,基金公司投研人員購買產品必須鎖定一年以上,家屬買的話則無需鎖定,申贖更靈活。另一方面,也有男性基金經理坦言,“家里太太管錢,都由太太負責買基金。”

“如果要賭,也是用自己的錢去賭”

鎖定期較長、風險偏好不匹配……一些基金經理眼中的阻礙因素,在另一些基金經理眼里則成了競爭優勢。

T是市場上少有踐行絕對收益“固收+”的基金經理之一。他告訴記者,他最大的優勢就是風險偏好比較低,跟他所管理的產品風險等級相匹配。“我的家庭資產三分之二買我自己的基金。我不喜歡相對收益類產品,別人跟我說起翻倍基金的時候,我的心里沒有一絲波瀾。”

F是華南的一位百億基金經理。他告訴《財經》記者,他把閑錢全部用來買自己的基金。和許多年輕基民一樣,F在互聯網第三方平臺買基金。“以前在天天基金網上買,后來有人告訴我在螞蟻上買手續費更便宜,我就去螞蟻買,發現并沒有,原來我被忽悠了。”

F曾向記者展示他的基金賬戶。“發了工資、獎金就不停地買自己的幾個產品,這樣自己也會有些責任心,不會太偏袒某只基金。”

F把買基金這件事比喻成打仗: “做基金經理還是要給大家一點信心,身先士卒。就像打仗一樣,自己不沖叫別人沖,說不過去吧?本來基金經理就不能買股票,只能買基金。”

蕭楠也曾在公開路演中表達過類似觀點。“一個負責任的基金經理,應該用自己的職業生涯去冒險,而不是用客戶的錢去冒險。不能用客戶的錢去賭博,賭贏了就拿獎金,加官進爵,賭輸了以后換個地方再賭,這件事情是不對的。如果要賭,也是要用自己的錢去賭。”

他提及,易方達基金非常提倡基金經理用自有資金去買自己的產品。“包括我們的遞延的收入,都會買成自己的產品。 ”

蔡嵩松是近年來聲名鵲起的網紅基金經理。當外界還在爭議諾安成長是否在賭博時,蔡嵩松已經用真金白銀將自己的身家與諾安成長的命運綁定在了一起。

據業內人士透露,蔡嵩松去年下半年期間將自己的獎金投入其中。從2020年年報中也可以看到,基金經理持有諾安成長超過100萬份。而在去年半年報時,這一數據欄還是空白狀態。

雖然被網友戲稱“半導體指數增強基金”,但蔡嵩松對所投標的的樂觀判斷絲毫未改。他在2020三季報中鼓勵持有人“一起加油,共同見證歷史”,在年報中“任爾東南西北風,咬定青山不放松”。在最新的一季報中,他更是明確表態:“本輪供給側缺貨的程度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景氣周期的時間跨度也有望超出預期,產業的高景氣與股價的剪刀差越來越大,黎明前的黑暗,一觸即發。”

綜上,不買自己產品的基金經理可能有各種各樣的考慮因素,而買了自己產品的基金經理一定對自己和所管產品充滿信心。最后,附上《百億基金經理自購產品統計(主動權益)》明細:

(實習生路迅對本文亦有貢獻)

【版權聲明】本作品的著作權等知識產權歸【財經雜志】所有,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