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憲春:消費需求成主引擎,全年經濟將前高后低

來源:《財經》雜志 2021-05-03 21:53:06

作者 | 許憲春 唐雅 張鐘文   編輯 | 王延春

中國一季度GDP增速創1992年以來季度GDP增速新高,但其背后主因是疫情造成去年同期基數較低,不可盲目樂觀

2021年一季度,中國經濟持續恢復,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成果進一步鞏固,生產需求持續改善,居民收入保持穩定增長,企業盈利能力顯著改善,就業物價穩定,經濟開局良好。一季度,GDP同比增長18.3%,兩年平均增長5.0%( 兩年平均增速是指以2019年相應同期數為基數,采用幾何平均方法計算的增速,下文的兩年平均增速均為此算法)。

從生產角度看,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最快,對經濟增長支撐作用明顯;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貢獻最大,是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第二產業恢復速度較快,第三產業恢復速度有所放緩。從需求角度看,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拉動作用明顯提升,是經濟增長的主引擎;投資需求保持穩定增長;凈出口需求表現較好,有效拉動經濟增長。從收入角度看,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穩定恢復,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快速增長。從新經濟新動能角度看,其持續快速增長,為經濟增長提供重要支撐。由于去年經濟逐季恢復的特點,基數逐季提高,今年經濟增長預計呈“前高后低”的走勢。

一季度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最快

從生產角度看經濟運行的特點,一季度經濟運行具有以下突出表現:GDP同比增速較高,呈持續恢復態勢;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最快,對經濟增長支撐作用明顯;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最大,是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第二產業恢復較快,第三產業恢復相對較慢。

GDP同比增速較高,呈持續恢復態勢。一季度GDP同比增長18.3%(見圖1),環比增長0.6%,比2019年同期增長10.3%,兩年平均增長5.0%。一季度GDP同比增速較高,主要受去年同期較低基數和“就地過年”等因素的影響。而環比增速0.6%、兩年平均增速5.0%表明中國經濟仍保持恢復態勢。一季度中國經濟經受住了冬春疫情反復和外部環境不確定的考驗。

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最快,對經濟增長支撐作用明顯。一季度,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長24.4%(見圖1),拉動經濟增長8.6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6.0%,當季增速和兩年平均增速均為三次產業中最高。其中,制造業表現突出,一季度增長26.8%,兩年平均增長6.7%,而制造業表現較好與出口旺盛關系密切,一季度,工業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30.4%,兩年平均增長8.2%。

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最大,是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一季度,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長15.6%(見圖1),拉動經濟增長9.3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4.7%,是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其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增加值增長32.1%,兩年平均增長6.6%,在第三產業中表現突出,這主要是由于工業生產表現較好提高了貨運需求、“就地過年”政策下線上線下消費的加速融合帶動了物流的快速增長。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保持快速增長,在去年同期增長13.2%的基礎上進一步增長21.2%,兩年平均增長17.1%,對第三產業的增長起重要支撐作用。

圖1  2019–2021年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實際增長率

第二產業恢復較快,第三產業恢復相對較慢。一季度,第二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速最快,為24.4%,兩年平均增長6.0%,比2019年同期5.3%的增速高0.7個百分點,由去年一季度受到沖擊最大轉為兩年平均增速最快,恢復情況較好,這與出口對工業生產的帶動作用和“就地過年”對工業的提振密切相關。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長15.6%,兩年平均增長4.7%,比2019年同期回落2.5個百分點,恢復速度相比去年三、四季度有所放緩。其中住宿和餐飲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兩年平均增速分別為-3.6%、-1.1%,分別比2019年同期低8.8、9.6個百分點,與疫情前的增長速度差距仍較大,可見接觸型、聚集型消費行業在今年一季度恢復速度較慢,這與沈陽、北京、石家莊等地冬春疫情局部反復以及“就地過年”政策降低了相關消費需求有關。

從需求角度看,一季度,三大需求穩定恢復,共同拉動經濟增長。具體而言,具有以下突出表現: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提升,是經濟增長的主引擎;投資需求保持穩定增長,對經濟增長起重要拉動作用;凈出口需求表現較好,有效拉動經濟增長。

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提升,是經濟增長的主引擎。在支出法GDP中,消費需求被稱為最終消費支出,由居民消費支出和政府消費支出組成。

隨著各項擴內需、促消費政策效果的顯現以及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持續穩定恢復,消費市場持續快速回暖。一季度,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3.4%,拉動GDP增長11.6個百分點,兩年平均拉動GDP增長2.5個百分點,是經濟增長的主引擎。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明顯提升,與去年同期對GDP下降起主要拉動作用形成鮮明對比,需求端恢復的結構性不平衡繼續改善。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名義增長17.6%,實際增長17.6%(見圖2),兩年平均名義增長3.9%,實際增長1.4%,扭轉了去年同期以來連續四個季度負增長的局面,恢復勢頭較迅猛。分類別看,在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中占比較大的人均食品煙酒消費支出和人均居住消費支出分別增長16.3%、8.7%,均低于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這主要是由于在疫情期間這兩項受到的沖擊較小,基數較高。而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增長較快,增速為55.7%,一方面去年該支出大幅下降,基數較低;另一方面,“就地過年”也導致文化娛樂消費支出增長較快。

1月-3月份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長6.2%,與政府消費支出相關的教育、醫療等支出保持增長。

投資需求保持穩定增長,對經濟增長起重要拉動作用。在支出法GDP中,投資需求稱為資本形成總額,包括固定資本形成總額和存貨變動兩部分。一季度,資本形成總額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24.5%,拉動GDP增長4.5個百分點,兩年平均拉動GDP增長1.2個百分點,對經濟增長起重要拉動作用。

圖2  2019年–2021年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現金消費支出累計名義和實際增長率

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25.6%(見圖3),兩年平均增長2.9%。分領域看,基礎設施投資增長29.7%,兩年平均增長2.3%;制造業投資增長29.8%,兩年平均下降2.0%;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25.6%,兩年平均增長7.6%。從兩年平均增速看,房地產開發投資表現最強勁,這主要由于房地產銷售表現較好,開發商通過銷售回款補充現金流的渠道暢通。從同比增速看,制造業投資增速最快,但這主要是去年基數較低導致,去除基數效應的兩年平均增速為-2.0%,意味著制造業投資水平相當于疫情前的96%左右,這說明制造業企業的生產經營中仍面臨困難,投資意愿不足。分投資主體看,國有控股投資增長25.3%,民間投資增長26.0%,其中民間投資兩年平均增長1.7%,保持穩定,反映了“放管服”改革的持續深化有效增強了市場主體的活力。

3月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產成品存貨增長8.5%,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保持較快增長。

凈出口需求表現較好,有效拉動經濟增長。凈出口需求即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包括貨物凈出口和服務凈出口。一季度,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12.2%,拉動GDP增長2.2個百分點。根據海關統計,一季度,貨物出口增長38.7%,進口增長19.3%,順差擴大690.6%;據商務部統計,1-2月份,服務貿易逆差下降77.2%。綜合來看,貨物和服務凈出口有效拉動經濟增長。

圖3 2019年–2021年一季度分行業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名義增長率

從收入角度看,2021年一季度經濟運行具有以下突出表現: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穩定恢復,城鄉居民收入相對差距有所改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較快增長,企業盈利能力改善顯著;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較快。

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穩定恢復,城鄉居民收入相對差距有所改善。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延續了去年二季度以來逐季回升的走勢,同比名義增長13.7%,實際增長13.7%(見圖4),兩年平均名義增長7.0%,實際增長4.5%。分城鄉看,一季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長12.2%,實際增長12.3%;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實際均增長16.3%。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值2.43,比去年同期縮小0.09,城鄉居民收入相對差距繼續縮小。

分收入來源看,人均工資性收入增長12.4%,兩年平均增長6.7%,是帶動居民收入增長的基石。一季度,保居民就業、保市場主體成效持續顯現,城鎮調查失業率平均為5.4%,同比下降0.4個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略高0.2個百分點。同時,“就地過年”促進了工業生產增長加快、服務業逐步恢復進而帶動農村居民外出從業增加,為城鄉居民工資性收入穩定增長打下堅實基礎。人均轉移凈收入增長10.7%,兩年平均增長8.7%,比2019年同期加快1.4個百分點,是居民收入持續增長的重要支撐。這主要是由于國家對保障民生高度重視,各地區持續加強社會救濟和臨時救助。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社會救濟和補助收入增長13.4%,人均政策性生活補貼收入增長25.6%;同時,“就地過年”增加了務工時間和政策補貼,促使居民人均家庭外出成員寄回帶回和人均贍養收入分別增長26.7%和26.8%。

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快速增長,企業盈利能力改善顯著。1-3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同比增長1.37倍,兩年平均增長22.6%,比2019年同期回升25.9個百分點,延續了去年下半年以來較快增長的良好勢頭。其中,九成以上行業利潤實現增長,近六成行業利潤翻番。成本壓力的明顯緩解和市場需求回暖帶動的銷售加快為企業效益改善創造了有利條件。

圖4 2019–2021年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季度累計名義與實際增長率

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較快。1月-3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24.2%。其中,全國稅收收入增長24.8%,是拉動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的重要原因。

從價格角度看,2021年一季度經濟運行具有以下突出表現:一是消費領域價格基本平穩;二是生產領域價格結構性上漲。

消費領域價格基本平穩。一季度,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持平,總體保持穩定。其中,1、2月份分別下降0.3%和0.2%,3月份漲幅由負轉正,上漲0.4%,推動CPI轉正的主要原因是非食品價格中汽柴油價格出現上漲。分類別看,居民消費價格八大類中“三漲五降”,食品煙酒價格同比上漲0.6%,漲幅比去年同期大幅回落20.1個百分點。在各地保供穩價各項措施的作用下,生豬生產持續恢復,生豬存欄連續六個季度環比增長,豬肉價格同比連續6個月下降,一季度平均下降12.5%,帶動了雞肉和鴨肉價格分別下降9.3%和4.0%;受國際市場大豆價格上漲影響,食用植物油價格上漲6.7%;受季節性因素影響,鮮菜價格上漲4.8%。服務價格仍處低位,一季度服務價格同比下降0.2%。受冬春疫情局部反復和“就地過年”影響,交通通信價格同比下降1.4%。

生產領域價格結構性上漲。一季度,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同比上漲2.1%。分月看,1-3月份PPI同比分別上漲0.3%、1.7%和4.4%。3月份漲幅快速擴大,也受到去年同期基數相對較低的影響。PPI結構性上漲特征顯著。近期PPI上漲多集中在上游生產資料行業,而下游生活資料行業價格走勢相對平穩。一季度,生產資料價格同比上漲2.8%,影響PPI上漲約2.12個百分點,而生活資料價格同比微降0.1%,影響PPI下降約0.02個百分點。輸入性因素是推動PPI上漲的重要原因。從去年5月份開始,在需求逐步回升、供給相對偏緊、市場流動性寬裕等因素影響下,國際大宗商品價格逐步回升。一季度,與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走勢關聯程度較高的石油、鋼材、有色金屬等行業,合計影響PPI同比上漲約2.13個百分點,超過PPI總漲幅。

一季度,全國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同比上漲2.8%,漲幅較上年同期提高3.6個百分點。其中,3月份同比漲幅繼續擴大至5.2%。從類別看,一季度,九大類中有七類價格都出現上漲。其中,黑色金屬材料類和有色金屬材料及電線類價格均較快上漲,漲幅分別達到12%和11.9%。

從新經濟新動能角度看,2020年,新經濟新動能在疫情沖擊之下逆勢增長,對抑制經濟下降和促進經濟恢復起到重要作用。今年一季度,新經濟新動能繼續保持快速增長態勢,有力推動了經濟的穩定恢復。

從生產角度看,一季度,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加值快速增長21.2%,兩年平均增長17.1%;規模以上高技術制造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分別增長31.2%和39.9%;兩年平均分別增長12.3%、9.7%,是引領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從產品產量看,一季度新能源汽車、工業機器人、微型計算機設備產量分別增長3.1倍、1.1倍,73.6%,兩年平均增速都達到或超過兩位數。1月-2月份,規模以上高技術服務業、科技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服務業營業收入分別增長38.2%、37.5%和31.6%;兩年平均分別增長15.5%、15.2%和13.4%,分別高于全部規模以上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速5.5、5.2和3.4個百分點。

從需求角度看,直播帶貨、在線診療等新模式保持快速發展,線上線下融合提速。一季度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25.8%,兩年平均增長15.4%,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為21.9%。

從投資角度看,在創新驅動戰略引領下,投資新動能不斷壯大。一季度,高技術產業投資增長37.3%,兩年平均增長9.9%,快于全部投資7.0個百分點。其中,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增長41.6%,高技術服務業投資增長28.6%。

如何理解2021年一季度GDP增速

一季度GDP同比增長18.3%,環比增長0.6%,比2019年同期增長10.3%,兩年平均增長5.0%。

從同比情況看,一季度GDP增速創1992年季度GDP核算制度建立以來的新高,在2020年同期基數較低、“就地過年”、內需快速恢復、外需保持強勁以及新經濟新動能持續快速增長的共同作用下,主要指標大多出現兩位數增長,拉動GDP同比增速較高。具體可以從生產端和需求端分析:

從生產端看,工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以及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增勢較好。一季度,工業增加值增長24.4%,一方面,“就地過年、穩崗留工”政策效應顯現,企業開工時間早于往年且員工到崗情況好于往年對工業生產提振作用較大;另一方面,出口對工業的帶動作用強勁,在海外需求逐漸回暖,訂單回流等因素的作用下,一季度工業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30.4%。

由于工業生產加快、疫情防控較好等因素,貨運需求的增加和出行限制的減少推動了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的快速增長。同時,疫情加速了線上消費習慣的養成加之“就地過年”的倡議,消費市場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加快,快遞市場規模迅速擴張也推動了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的快速增長。

新經濟新動能保持快速增長勢頭也對GDP的增長起到重要作用。2020年,在疫情對大多數行業造成負面沖擊的情況下,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加值逆勢增長13.2%,在此基礎上,今年一季度進一步增長21.2%,對經濟增長起重要支撐。

從需求端看,消費需求快速恢復、凈出口需求表現強勁均帶動了GDP的增長。

內需方面,一季度,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明顯提升。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實際增長17.6%,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恢復提升了消費意愿,加之前期促消費政策效果顯現,居民消費需求快速增長。1月-3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長6.2%,與政府消費支出相關的教育、醫療等支出保持較快增長。兩者共同決定了最終消費支出的較快增長。

凈出口需求延續了去年二季度以來的強勁表現,有效拉動了經濟增長。一季度,貨物出口增長38.7%,進口增長19.3%,貨物貿易順差擴大690.6%。一方面,隨著疫苗接種范圍的擴大,一季度全球制造業持續改善,帶動中國出口快速增長,中國對歐盟、美國、日本出口合計增長48.5%,對整體出口增長貢獻率達到44.2%。同時,“就地過年”在提振國內生產的同時,縮短了外貿訂單的交付周期。兩方面因素共同推動了出口的良好表現,有利于拉動經濟增長。

從剔除基數效應來看,2021年一季度GDP比2019年同期增長10.3%,兩年平均增長5.0%。盡管比2019年一季度低1.3個百分點,但在疫情導致2020年一季度生產幾乎停擺的情況下,兩年平均增速5.0%意味著2021年一季度在彌補了去年同期的窟窿后,帶動兩年平均增長5.0%。這是比較亮眼的成績,說明中國經濟恢復勢頭較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成果得到鞏固,經濟仍在持續穩定恢復。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GDP環比增長0.6%,比去年四季度低2.0個百分點,這主要是由于去年三季度經濟仍處于逐步恢復態勢,基數相對較低,而去年四季度的超預期增長導致四季度環比增速和基數均較高。

目前市場上一些機構和學者認為一季度GDP增速略低于預期、經濟增長的動力在減弱,本文認為在理解一季度GDP增速時應該注意以下幾點:

一是在理解一季度GDP增速時不能完全忽略疫情的影響。2021年一季度GDP兩年平均增速5.0%,雖然低于去年四季度6.5%的增速,但這是在補了去年疫情造成的窟窿后所帶動的兩年平均增長速度。而去年四季度是在疫情相對穩定,各項政策效果顯現后的增長結果,與今年一季度帶動的兩年平均增速并不具備可比性。

二是在判斷最終需求情況時要注意常用統計指標與支出法GDP構成部分的差異。一些機構根據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固定資產投資以及貨物出口、進口的增速來判斷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和凈出口需求的表現。1月-2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33.8%;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增長35.0%;貨物出口增長50.1%、進口增長14.5%。這些統計指標表現較強可能導致對一季度經濟增長表現的高預期,但一方面,應注意這些指標與支出法GDP中的最終消費支出、資本形成總額以及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存在的差異;另一方面,去年1月-2月份是疫情對中國經濟沖擊最嚴重的時間段,這些指標的增速較高也有去年同期大幅下降、基數較低的因素,去年同期這些指標的下降幅度大于支出法GDP中的構成項目,因此今年1月-2月份增長速度也略高,如果不考慮基數效應,很容易過高估計GDP增長。

全年經濟指標“前高后低”

2021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長18.3%,兩年平均增長5.0%。從生產角度看,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最快,對經濟增長支撐作用明顯;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貢獻最大,是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第二產業恢復速度較快,其中制造業表現突出;第三產業恢復速度有所放緩,其中住宿和餐飲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恢復仍較弱。從需求角度看,消費需求強勢反彈,對經濟增長拉動作用明顯提升,是經濟增長的主引擎;投資需求保持穩定增長,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有所減弱;凈出口需求依然表現較好,有效拉動經濟增長。從收入角度看,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恢復,城鄉居民收入相對差距有所改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保持快速增長,企業盈利能力顯著提升。從價格角度看,消費領域價格基本平穩,生產領域價格結構性上漲。從新經濟新動能角度看,其持續快速增長,為經濟增長提供重要支撐。綜合來看,經濟延續了去年二季度以來的恢復態勢。

一季度GDP增速創下1992年以來季度GDP增速的歷史新高,但是應客觀看待這一增速。在看到高同比增速時,要注意到背后的主要原因是疫情造成去年同期基數較低,不可盲目樂觀;在看到兩年平均增長5.0%低于2019年同期增速時,不能忽視疫情對去年一季度經濟的嚴重沖擊,這個兩年平均增速是在彌補了去年同期的窟窿后的結果,是非常不容易的成績,意味著中國經濟具有強大韌性,正在逐步從疫情的沖擊中持續恢復。

由于去年經濟逐季好轉的特征導致基數逐季增高,初步判斷,今年主要經濟指標應呈現“前高后低”的增長走勢。

從生產角度看,由于去年二、三季度經濟正在從一季度疫情的沖擊中逐漸恢復,基數相對較低,今年二、三季度GDP增速可能仍然較高。而去年四季度經濟超預期恢復導致基數較高,因此今年四季度GDP增速可能回落。全年來看,GDP增速呈高開低走趨勢。分行業看,隨著疫苗的推廣與普及,未來接觸密集型消費有望快速恢復,并帶動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加速恢復。同時,新經濟新動能相關行業如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高技術制造業也將在今年后三個季度保持快速增長,持續為經濟增長提供動力。而下半年,若全世界疫情得到控制,可能有一部分出口需求被替代,出口對制造業的帶動作用會有所減弱,碳中和碳達峰目標下環保政策可能會對制造業生產帶來一定壓力,制造業增長勢頭可能有所放緩。

從需求角度看,消費需求在一季度快速恢復,后續有望保持穩定恢復態勢。一方面,疫苗正在推廣普及,居民出行限制減少、出行意愿提高。據相關部門統計,清明假期全國國內旅游出游人數達到1.02億人次,恢復到疫情前同期的94.5%;4月2日至5日,全國鐵路發送旅客人次比2020年同期增長225.8%,恢復至2019年的92.4%;從電影市場看,清明假期三天電影總票房突破8億,刷新了歷史同期票房最高紀錄。另一方面,居民可支配收入在持續改善,而企業盈利改善和民間投資的提升也可能進一步驅動居民收入的提升,這將提高居民的消費能力和消費意愿,中國目前消費升級的態勢沒有改變,預計消費將穩定恢復,保持對經濟增長的主要拉動作用。

目前,固定資產投資中的制造業投資恢復不及預期,但是在一季度工業企業利潤快速提升、產能利用率不斷提高、出口帶動作用明顯,加之政策定向支持等多重力量作用下,制造業投資的回升空間較大,預計在后三季度將快速恢復。

具體而言,一方面,財政和金融系統均對制造業保持支持,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新增制造業貸款2.2萬億,超過了過去五年的總和;財政部也提出加大對制造業和科技創新的支持力度,將制造業企業加計扣除比例提高到100%,對先進制造業企業按月全額退還增值稅增量留抵稅額。另一方面,在傳統產業改造、新興產業提升和碳減排驅動的設備更新需求上均存在大量投資空間。制造業投資在未來三個季度有望實現快速回升。另外,基礎設施投資雖然一季度表現較弱,但今年是“十四五”規劃第一年,一些重大工程都在安排之中。今年擬發放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65萬億元,比2019年高1.5萬億元,這也為基礎設施投資提供了比較充裕的資金。二季度,隨著地方專項債陸續發行,未來三個季度基礎設施投資可能維持小幅穩定回升。而“三道紅線”等融資監管政策則可能對房地產投資造成一定壓力,但房地產已開啟施工周期,加快資金周轉速度,房地產投資增速不會在二季度“急剎車”,但下半年面臨一定壓力。

最后,一季度由于疫苗在發達國家快速推廣推動了其經濟復蘇,發達國家制造業的改善帶動了中國的出口,同時由于去年同期基數較低,一季度出口增速較快。二季度,由于發展中國家疫苗接種整體慢于發達國家,印度、泰國等國家疫情防控仍較差,因此發達國家對中國制造的產品仍存在較大需求,上半年出口有望繼續保持較快增長。但下半年出口增速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若全世界疫情得到控制,可能有一部分出口需求被替代。

從收入角度看,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穩定恢復,但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兩年平均實際增速4.5%,低于GDP增速。而去年同期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的幅度小于GDP,可見相對于GDP的恢復,一季度居民收入的恢復速度偏慢。隨著經濟的穩步恢復、企業盈利能力改善,以及政府繼續強化就業優先政策,重視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長空間較大,增速預計將持續回升。

近期原材料價格上漲過快對下游企業造成較大壓力,企業用工成本、海運成本上升有所加劇,未來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的增長存在一定壓力。

作者許憲春為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社會數據研究中心主任、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唐雅為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博士生;張鐘文為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社會數據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助理研究員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