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價值投資還有價值嗎?

來源:《財經》雜志 2021-05-02 22:59:38

文 | 《財經》特派記者 金焱 發自華盛頓

編輯 | 蘇琦

由于新冠疫情尚未結束,沃倫·巴菲特主導的2021年股東大會,于北京時間5月2日凌晨在線舉行。與往年不同,巴菲特專程飛赴洛杉磯,這是這一盛典首次在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以外的地方舉行。

巴菲特所管理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發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業績扭虧為盈,總收入為645.99億美元,高于市場預期的636.6億美元,去年同期為612.65億美元; 凈利潤為117.11億美元,相當于每股A類股收益7638美元;上年同期為虧損497.46億美元,相當于每股A類股虧損30653美元。財報指出,巴菲特第一季度一直在大舉回購該公司的股票,但回購速度略有放緩。

能成為金融圈的盛典,絕不是只因為這個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投資控股企業之一如何業績扭虧為盈,而是聽90歲高齡的董事長兼CEO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97歲的搭檔、副董事長芒格(Charlie Munger)這一對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資者學習價值投資。尤其在去年一年,資本市場風云變幻,跌宕起伏,巴菲特則在這段時間都非常低調。

巴菲特在11歲時買了第一只股票,16歲時個人凈資產相當于5.3萬美元,相當于今天的37.5萬元人民幣。1960年30歲的巴菲特已經是百萬富翁,當時的一百萬美元相當于現在的930萬美元……

1965年-2020年,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年均復合收益為20%、總收益高達28105倍,大幅跑贏標普500同期年均復合收益10.2%、總收益234倍的表現。56年里有35年,該公司跑贏了標普500。正是這一系列的傳奇使投資者參加巴菲特的年度股東大會成為朝拜之旅,尤其是長達三四個小時的投資人問答環節。

在今年因為疫情而移到網上的股東大會是第二次在沒有參會者的情況下舉行。其間巴菲特、芒格以及該公司的另外兩名副董事長,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保險業務負責人阿吉特·賈恩(Ajit Jain)和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公司CEO格雷格?埃布爾(Greg Abel)和投資者一起分享的話題從宏觀經濟到投資理念,從企業管理到市場研判等各個方面,最吸引人的問題包括企業依靠什么來度過牛熊周期保持持續賺錢能力,以及投資最大的風險是不是來自宏觀政策等等。

多位華爾街人士對《財經》記者指出,今年新舊兩代管理者同時亮相表明,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從投資業務轉向更加注重公司的運營發展。顯然不能期待在股東大會上聽到令資本市場動蕩的消息和見解,更多的投資理念和人生哲學甚至耳熟能詳,但今年股東大會的必要性在于,見識并了解該公司的新一代管理者,知悉他們對經營公司業務的看法。 

對熱衷于比特幣、SPAC等瘋狂的投機活動,巴菲特和芒格發出了警告。他們表示,SPAC是大量新手投資者涌入市場的副產品。巴菲特警告說,沒有人告訴你這場狂熱何時會結束。芒格稱比特幣是憑空捏造出來的金融產品。無論是比特幣還是SPAC,其追隨者都是新一代投資者,他們是否依然堅持巴菲特、芒格這些老一代投資者的價值投資理念,尚需時日見分曉。

新的投機和賭博

巴菲特沒有讓投資者失望,推出了四個小時有教育意義并妙語連珠的問答環節。在如何看待股市變遷的問題上,巴菲特回答說,必須先上船才可能獲利,但更重要的是要上對船。在長期持有股票,還是實現投資組合多元化的問題上,巴菲特回答說,對于完全不懂得股票的人,不如直接買標普500指數基金。在為何不進行并購的問題上,巴菲特說,公司目前持有現金大概相當于公司業務價值的15%,規模是合理的,之后比例會降低。去年3月的疫情改變了形勢,必須確保在任何狀況下都有自有資金,不能想著依賴政府和銀行等其他機構借錢。去年3月大家都希望度過難關,沒辦法在這種瘋狂的環境下出手做大的投資,沒辦法一下子部署幾百億資金進行收購。

過去一年中,疫情打擊之下,經濟出現令人震驚的負面增長,全球經濟將萎縮,封鎖措施使企業遭受重創。隨后是貨幣刺激大放水,日內交易員和機構投資者享受著史上最為寬松的金融環境。免傭金交易的互聯網券商平臺羅賓漢(Robinhood)為代表的散戶投資者成為過去一年華爾街的話題,他們對從科技股到航空股的各種股票進行投機。看漲的散戶投資者同時陷入前所未有的復雜的衍生品世界。

巴菲特指出,免傭金交易的互聯網券商羅賓漢助長了股市的投機交易。“這已經成為過去一年半來加入股票市場的賭場集團的重要組成部分。”巴菲特說他看過美國證監會的報告,羅賓漢的運作機制像賭場,它上市就像賭場的老板已經加入股票市場。但他確實很期待閱讀該公司的上市文件。芒格對羅賓漢的批評更加嚴厲。羅賓漢和其他經紀人依靠一種有爭議的做法,即“按訂單付款”作為其利潤引擎來代替傭金。“那確實是在向公牛揮舞著紅旗,真是太可怕了。這完全是錯誤的。”

投機狂潮中還有為“空殼”公司募集收購資金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2020年SPAC籌集資金超過600億美元,比過去十年的總和還多。今年3月初,隨著新一輪債券發行和債券收益率上升,對沖基金的套利機會逐漸枯竭,SPAC價格開始下跌。

對SPAC熱潮,巴菲特說,“據我所知,SPAC通常需要在兩年內花完他們的錢。如果你用槍指著我的頭,要我兩年后再買一家公司,我只能買一家。總是有來自私人股本基金的壓力。華爾街的熱錢很關注SPAC,很多投資人在尋找其中的機會,一些公司的名氣更是因此越來越大。這個時候或許應該做一些賣出。”

歸根結底,巴菲特覺得SPAC是一個“賭博市場”,去年有更多的人加入到當日交易的活動中來,這種做短線交易的人也就是所謂的“賭徒”。當他們在賭博的時候,他們會覺得像買彩票一樣,既覺得很刺激,而且又賺了錢。這種賭徒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賭性很強,有時候他們會在投資市場中形成一股浪潮,現在人們看到的就是這種情況。所以在某種層面來看,這種容易賺到的錢會造成一些問題,特別是對于應把人類文明前置的投資市場來說。但SPAC的瘋狂態勢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并稱SPAC讓交易的競爭更為激烈,當市場丟掉了信用,會是一件丟臉的事,是不合乎道德的。

虛擬貨幣市場則一次次上演“過山車”行情,4月14日,比特幣最高觸及64899美元,創下比特幣價格的最高紀錄。4月18日,比特幣走出一波崩盤式行情,較日內高位價格一度下挫超9000美元,日內跌幅超15%。巴菲特和芒格都不持有數字貨幣。巴菲特回避了關于數字貨幣的問題,他說,相對于少數做空數字貨幣類資產的人,他不想讓那些做多比特幣的人傷心。巴菲特此前曾表示,加密貨幣沒有價值,不產生任何東西。芒格則直言說,對比特幣、以太幣這類數字貨幣的成功感到不高興,這令人厭惡,因為這與文明利益相悖。這是憑空發明的金融產品。憎恨比特幣的成功。芒格說他不歡迎一種對綁架者和勒索者如此有用的貨幣。

科技產業打破投資原則

作為投資企業,哈撒韋公司最成功的投資是美國的保險、能源、零售等伴隨著美國經濟發展而發展的相關支柱型的企業。財報顯示,巴菲特在第一季度重倉四大股票。截至2021年3月31日,巴菲特前4大持倉為美國運通、蘋果、美國銀行和可口可樂,這四只股票持倉占其投資組合比重為69%,公允價值分別為:美國運通公允價值為214億美元,蘋果公允價值為1109億美元,美國銀行公允價值為400億美元,可口可樂公允價值為211億美元。

盡管蘋果仍是伯克希爾投資組合中最大的頭寸,但是巴菲特在5月1日對年度股東大會上承認,去年賣出一小部分蘋果股票“可能是個錯誤”。2020年第四季度,伯克希爾減持3.7%的蘋果股票至約9.44億股。巴菲特表示,“我們有機會買它,但去年我賣掉了一些股票。這可能是個錯誤。” 他補充道,蘋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因為蘋果“對人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著巨大的角色。”

實際上巴菲特2020年才換掉諾基亞翻蓋手機,換成蘋果的iPhone還是蘋果的CEO庫克給的。當被問及為什么2020年沒有買蘋果股票而是賣出時,巴菲特表示,目前對于蘋果5.3%的持股率已經是很高了,這是一個市場安全水平,而且持有的市值已經遠遠超過其他股票。巴菲特介紹,對于蘋果的持股在2021年第一季度又上升了,這是由于對伯克希爾股票的回購,以及蘋果也宣布了對自己股票的回購。

巴菲特再一次表達了對蘋果公司的喜愛:“蘋果是一個非凡的公司,他們有優秀的管理層,他們的產品也是受到全世界所有大眾所熱愛的,在全球范圍也有忠實的粉絲。”巴菲特還強調,蘋果的品牌和產品都非常杰出,利潤率也非常高。同時手機在所有年輕人生活中都是必不可少的必備品,對于很多人來說及他寧愿把車放棄也不愿放棄自己的蘋果手機。

巴菲特進一步強調說:“庫克作為蘋果的CEO,他真的是我們所目睹的所有的很多行業的CEO里面最棒的一位管理人。他把蘋果管理得井井有條。當然,他辦不到之前喬布斯所做的一切,他在創意上做不到喬布斯那一步。但是,我也不覺得喬布斯在管理方面能像庫克這么出色,尤其是多年來這么出色的管理。”

芒格則補充說,領先的美國公司,對于美國來說是很重要的。美國在新科技的行業仍然是領先于世界。“我自己是不希望政府太多地干擾我們的科技行業,我覺得他們現在做得很好。這也是要得益于我們整個美國文化、美國文明的程度。”

“你看現在這些公司的市值非常高,對我們也是有利的。”巴菲特總結道。話雖如此,在一些專注科技創新的投資人看來,科技產業的快速崛起,正在打破巴菲特們所熟悉的投資原則。

海銀資本創始合伙人王煜全對《財經》 記者表示,對科技產業而言,被前沿科技所推動的新興產業的機會無疑要大得多,投資的回報也更高。同樣是投資汽車企業,兩年前投資了特斯拉回報就會有10倍,而如果是投資了福特,股價只漲了十分之一。所以,像過去一樣只看公司,甚至只看傳統類型公司就能取得超額回報的日子不會再有了。即使在科技產業,一個長而濕的賽道也會是由很多更濕更陡的路段組成,甚至哪怕一個路段,也會有幾個不同的發展周期。這時長期固守的策略就會失效,投資者也要與時俱進、終身學習,要學會在新科技的浪潮中不斷抓住新機會。科技產業需要更好的金融資本支持,也就是說,投資領域一樣需要更多的創新。

王煜全指出,巴菲特的策略屬于美國經濟高速發展的歷史時代,而今天的形勢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如果我們今天要學習這樣的投資方法,無疑是刻舟求劍。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