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億畝集體資產摸清家底 農民有了一本“明白賬”

來源:《財經》 2020-07-13 21:51:38

...

"農村集體摸家底讓過去的'一鍋粥'變成了現在的'一本賬'"

文|《財經》記者 焦建

編輯|蘇琦

歷時三年,一項與中國農村集體到底有多少"家底"有關的全國性清產核資工作,近日公布相關情況。因事關農村集體經營性改革等多項宏觀改革,此次清產核資亦可為一系列相關改革進一步深入提供"抓手"。

據農業農村部官網發布的相關消息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擁有農村集體資產的有5695個鄉鎮、60.2萬個村、238.5萬個組,共計299.2萬個單位。全國共有集體土地總面積65.5億畝,賬面資產6.5萬億元,其中經營性資產3.1萬億元,占47.4%;非經營性資產3.4萬億元,占52.6%。集體所屬全資企業超過1.1萬家,資產總額1.1萬億元。

值得提及的是:此次清產核資后集體資產總額增加0.8萬億元,增幅14.2%,其中,固定資產增加近7500億元,主要是近年來財政項目投入到集體經濟組織形成的非經營性固定資產。也因如此,"老百姓說,清產核資讓過去的'一鍋粥'變成了現在的'一本賬'。"農業農村部相關負責人在回應相關提問時稱。

"土地是農村最重要的資源。最近,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對新時代深化經濟體制改革作出了全面部署,對推進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也提出了明確要求。如何按《意見》要求加大改革力度,消除制約農村土地資源有效利用的體制機制障礙,不僅事關農業現代化建設和鄉村振興戰略實施,而且事關釋放我國經濟增長潛能和推進國家現代化建設進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對《財經》記者解析稱。

總量龐大,分布不均

"數萬億元集體資產只有做到產權清晰,才可以避免很多矛盾,很多歷史遺留問題才能得到解決。"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士在數年前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曾指出,"但尷尬之處就是總量不清,產權模糊,矛盾重重。"

早在二三十年之前,地處改革前沿的珠江三角洲以及內地一些城郊地區,由于承包地大多轉化為非農用地,集體資產便率先開始了股份量化等產權改革實踐。改革帶來了諸多好處,一是使成員權表現股權,成員與組織間的關系簡單、明晰;二是容易實現成員對資產占有的權利平等;三是集體資產置于股份經濟組織后,有利于提高其利用效率;四是為進一步深化產權改革創造了條件。

但在這些地區之外,全國其他一些地方的農村集體資產存在產權虛置、賬目不清、分配不公開、管理不透明等問題。

為此,根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要求,從2017年開始,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組織開展了全國農村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工作。

2017年以來,中央和地方累計安排專項資金26.7億元,確保全國農村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工作順利開展。據《財經》記者獲悉,此次清產核資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核查,基本實現了"底清賬明"等一系列預期目標。

據前述相關負責人稱,"資產總量龐大",只是全國農村集體資產的特征之一。此外還具有的特征是:固定資產占比近半(3.1萬億元,2/3是用于教育、科技、文化、衛生等公共服務的非經營性固定資產)、資產高度集中在村級(村級資產4.9萬億元)、集體經濟實現"強體壯身"。

此外,從資產構成看,全國有3.1萬億元經營性資產,其構成了集體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其中,預期可帶來收益的廠房、商鋪、機器設備等經營性固定資產超過1萬億元。未承包到戶的耕地、園地、林地、草地等集體土地資源共有15.5億畝,其中,有36%對外出租經營或投資入股到新型經營主體。

從地域分布看,農村集體資產大體呈"6、2、2"分布格局,東部地區資產為4.2萬億元,占總資產的64.7%,中部和西部地區資產大體相當,分別占總資產的17.7%、17.6%。村莊之間資產分布還不均衡,有超過3/4的資產集中在14%的村。

從資產經營收益看,有10.4%的村收益在50萬元以上,主要集中在城中村、城郊村和資源充沛的村莊。

此外,近年來,全國不少地區的農村在采取各類措施對集體資產進行盤活,涌現出了大量"保值增值"模式。

宏觀來看,這些探索可分為資源開發型、物業租賃型、鄉村旅游型、農業生產型等。而在進行相關情況介紹時,前述負責人也舉例稱:重慶市38個"三變"試點村共盤活集體土地資源3.1萬畝、閑置農房552套,2018年村均集體經營收入突破10萬元。

清查之后,如何盤活?

按照相關規劃,農業農村部將在三個方面持續發力:一是加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建設,指導有集體統一經營資產的村(組)建立健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并及時辦理登記,按照法律法規行使集體資產所有權。二是完善相關政策措施,制定出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示范章程,加強對集體經濟組織負責人經營管理能力的培養提升。三是指導地方通過盤活集體資源、入股或參股、量化資產收益等方式增強村級集體經濟實力。

不僅如此,全國農村集體資產監督管理平臺建設已列入《數字農業農村發展規劃(2019—2025年)》,接下來將抓緊做好系統開發建設等工作,推動農村集體資產財務管理制度化、規范化、信息化,把清產核資的成果鞏固好、利用好、發展好。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清產核資亦被認為是為下一步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提供了抓手。作為繼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后又一項重大農村改革,201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對推動改革作出總體部署。

據了解,按照試點先行、有序推進的原則,目前全國范圍內已先后組織開展了四批改革試點,指導各地在清產核資基礎上,規范開展成員身份確認、折股量化資產、建立健全組織、辦理登記賦碼等工作。

截至2019年底,中央試點單位包括15個省份、89個地市、442個縣(市、區),各級試點單位已經覆蓋到全國80%左右的縣。2020年3月,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則印發通知,商請13個非整省試點省份全面推開改革(北京、上海、浙江等3省市基本完成改革任務)。

從受益人群角度來看:全國已有超過41萬個村完成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確認成員超過6億人。"改革把集體家底摸清了,把誰是成員搞清楚了,把集體和農民的關系理清楚了,農民手里的'紅本本'變成了'紅票票',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改革成果。"前述負責人稱。

但亦有部分省區的基層農業相關人士近日對《財經》記者表示:改革還面臨一些困難和問題。比如在確認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時,將戶籍仍在本村的外嫁女排除在外。同時,政策支持力度有待加強,有關法律制度尚不健全,與農村相關改革銜接還不夠。

對此,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亦有代表委員建議稱:在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中確保農村婦女權益,直接關系農村婦女的生存發展,也關系到鄉村振興和農村社會和諧穩定。要做好成員身份確認,注重保護外嫁女等特殊人群的合法權益。地方政府在出臺指導意見中,要明確有關嫁入婦女、離婚和喪偶婦女等成員身份確認的指導原則,并監督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落實到位。

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亦在今年全國"兩會"時表示:今后一段時間,要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指導各地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做好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規范有序開展成員身份確認、資產折股量化、辦理登記賦碼等工作,預防并妥善解決外嫁女"兩頭空"等問題,確保按期基本完成改革任務。

0 0
更多精彩關注財經網官方微信

寫評論
寫評論
退出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