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新常態:公共衛生體系緊張 老百姓放松過日子

來源:《財經》 2020-07-13 14:04:12

...

對于應戰秋冬季可能遇到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重的情況,與會專家給出了三個可用的防控策略:圍堵、檢測與疫苗

文/《財經》記者 孫愛民

新冠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仍在席卷全球。截至7月12日,全球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283萬,累計死亡超過56.4萬人。亞洲的疫情整體持續增長,非洲和美洲的疫情一路上揚,歐洲多個國家疫情穩定在高水平。

中國的新冠疫情進入清零“新常態”,目前全國零星出現輸入型病例。7月11日0時至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7例,均為境外輸入病例。截至7月12日,全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83594例,現有確診病例326例,其中重癥病例3例。自6月11日,由新發地批發市場引發的北京新一波疫情,也已連續6天無新增報告本地確診病例。

新冠病毒仍是全球公共衛生與經濟復蘇的巨大隱患。新冠病毒將與人類長期共存,并會在今年秋冬季節復發,已幾乎是全球的共識。今年秋冬季的疫情情況究竟如何?“新常態”下,中國的防疫策略將作何調整?多支研發團隊競逐的疫苗,能否終結疫情?中國會否啟動疫苗應急接種?中國可以從本次的抗疫經驗中積累哪些經驗?這些問題已需要一次階段性的回顧與分析。

鑒于此,7月12日,由《財經》雜志、《財經智庫》主辦的“財經前沿”系列活動第二場,聚焦秋冬季新冠疫情防控,邀請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研究員吳尊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中心流行病學原首席科學家曾光,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院長、全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家組成員薛瀾,牛津大學醫學院終身教授、流行病學專家陳錚鳴,康希諾生物董事長宇學峰,青島海爾生物醫療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占杰等專家,從流行病學、臨床醫學、公共管理學等多角度,提前“問診”今年秋冬季疫情防控。

對于應戰秋冬季可能遇到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重的情況,與會專家給出了三個可用的防控策略:圍堵、檢測與疫苗

今年秋冬季將是大挑戰

從2019年底至今,人類已與新冠病毒短兵相接了7個多月。在牛津大學醫學院終身教授、流行病學專家陳錚鳴看來,全球對于新冠病毒的疫情已經有兩個基本的科學判斷:第一,新冠病毒不可能消失,人類必須與病共舞,做好長期持久戰的準備;第二,中國的經驗告訴我們:這個病毒是可防可控。

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研究員吳尊友,在列出一串數據后得出結論:全球的疫情仍然不樂觀。截至7月12日,全球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283萬,累計死亡超過56.4萬人。今年3月份以后,全球每日報告病例呈現一種持續的高流行增長態勢。

從6月20日到7月10日報告的新增病例情況看,美國、巴西、印度、南非報告的病例數占到全球病例數的一半以上。

放眼全球,國際上的疫情控制參差不齊。亞洲的疫情呈現持續增長態勢,其中,中東地區的疫情一路上揚;歐洲的疫情不均衡,發病比較早的意大利、德國、法國、英國基本達到控制,其他國家疫情穩定在高水平;非洲和美洲的疫情也在一路上揚。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對比了近日中國與美國新增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后認為,美國一天的確診數據是中國的7000倍,“美國的人口是中國的1/5,如果再乘以5,美國的疫情就是中國的35000倍”。

美國目前有超過330萬人感染新冠病毒,第一個100萬用時100天,第二個100萬用時50天,第三個100萬約20多天。“美國的疫情還在急劇上升,不存在第二波,第一波疫情還沒有結束。”陳錚鳴表示,現在全球估計的感染人數大概1260萬,其實是嚴重低估了疫情的真實情況,因為這涉及到檢測的程度,還涉及到病毒的特性,有非常多輕癥的或者無癥狀的感染者。

中國的新冠疫情進入了“新常態”階段。

盡管目前國內還有零星出現的輸入型病例,張文宏表示,中國對疫情的管理采取的是閉環策略,“在病死率是零的情況下,如果把輸入性的病例排除在外,中國現在是沒有病例。”

在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中心流行病學原首席科學家曾光看來,中國的“新常態”,就是跟新冠病毒肺炎做斗爭中,取得階段性勝利的結果。“全國進入新常態的具體的時間,應該是從3月18日報告最后一例臨床病例開始。

曾光認為,3月18日之后在黑龍江綏芬河、吉林舒蘭、北京發生的疫情,都屬于“新常態”的范疇,“我認識的‘新常態’下,再出現這些情況是不奇怪的,這樣的事還可能再發生。”

盡管如此,曾光仍認為今年秋冬季的疫情防控形勢“很嚴峻”,其中最大的威脅是流行性感冒疫情的疊加可能。雖然國內已經批準了多款三價、四價流感疫苗,中國的流感疫苗接種是仍疫情防控的軟肋,每年的接種率只有約2%。曾光已經同多位院士、專家共同向有關部門提出了關于流感疫苗接種的建議。在新冠疫情防控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后,“我非常擔心,如果不重視秋冬季的挑戰,有可能第一戰打勝,第二戰打敗。”曾光表示。

吳尊友對秋冬季的疫情判斷并無二致:對于未來的疫情情況,初步的判斷,全球疫情將持續高水平流行,冬季將會在高水平流行的基礎上繼續加重。

在“新常態”下,中國的疫情防控,仍面臨兩方面的壓力:一是類似于北京新發地市場、武漢華南市場,因不明原因出現、暴發的疫情;二是輸入病例引發疫情,并造成的局部傳播擴散,如在東北地區出現的舒蘭、吉林市、哈爾濱、綏芬河等案例。

吳尊友提醒,境外輸入風險持續加大,隨著恢復的航線逐漸增加,輸入風險還將進一步加大。6月11日,南航孟加拉達卡至廣州的航班,發現17名旅客新冠病毒核酸陽性;6月27日,6月27日,四川航空埃及開羅至成都的航班上,6名旅客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

不過,盡管挑戰、風險仍在,吳尊友判斷:即使疫情在秋冬季加重,中國不會再出現類似武漢早期嚴重疫情的情況。

“北京對這次疫情的應對,為全國其他城市提供了一個榜樣,也為全球提供了一個榜樣,最主要是發現及時,采取措施堅決、果斷、精準,成功避免出現第二個武漢、第二個紐約。”吳尊友表示。

“不要忘了我們是怎么取得階段性勝利的”

7個多月的聯防聯控,中國的新冠疫情防控,為未來更長久的抗疫之戰積累了不少經驗與教訓。

據吳尊友介紹,此次疫情病原的界定,吸取了2003年SARS疫情中的教訓。病毒的分離工作,最早便由四家單位同時獨立進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科學院病毒所、解放軍醫學科學院平行分離病毒,得到了相同的結果;隨后又進行了專家的鑒定,認定了新冠病毒為這次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體。

回顧早期的疫情防控,吳尊友認為當時面臨兩大瓶頸問題。第一是床位:由于短時間出現大量病人,無法及時入院,病人集中在門診,或者滯留在家里,使得疫情蔓延擴散。第二是檢測能力:由于當時的檢測能力不足,大量病人積壓不能得到及時診斷。

“我們對相關人員采取了分類管理,包括密切接觸者、疑似病例,以及確診病例。”吳尊友說,密切接觸者最早實行居家隔離,后來發現居家隔離不能完全實現阻斷傳播的目的,由于部分密切接觸者已經感染病毒,居家隔離者很難保證阻斷家庭成員之間的傳播;疑似病例當中有人感染、有人未感染,把多個疑似病例放在一個病房,會造成病人之間的交叉傳播。“后來發現這個問題,立即改變了策略,對所有的疑似病人一人一病房。”

不僅如此,在武漢核酸檢測“大會戰”實施以前,專家們的意見并不統一:多數專家認為沒有必要開展大規模的檢測。之后,決策者通過科學分析認為檢測有必要。

從5月11日開始,武漢市在半個月時間內,對千萬人進行了核酸檢測。大規模檢測的結果,證實了專家的預測,癥狀感染者比例確實很低。“沒有實質的數據,公眾不會輕易相信專家的預測。”吳尊友說,這樣短時間大規模的檢測得出的結果,“讓老百姓放心,讓決策者放心,復工工產就沒有任何顧慮了。雖然投入了9億多,但換來了復工復產,經濟效益遠比投入要劃算。”

到北京6月11日開始的新一波疫情,北京市的核酸檢測策略,沒有完全照搬武漢的做法,而是圍繞新發地市場為源頭開展了擴大檢測,最后實施有需要應檢盡檢的策略。

在武漢、北京開展的大規模核酸檢測,考驗的是社區管理能力。張文宏認為,這恰恰是中國和美國疫情防控的差別之一,“進入每一個居民社區單元實施檢測和清零,美國是做不到的。”

參加過非典疫情與此次新冠疫情的曾光,認為從非典疫情時建立起來的聯防聯控機制,是疫情防控的關鍵。在2003年的非典疫情中,北京成立了聯防聯控指揮部,曾光任首席顧問。“天天和決策者對話、溝通。”

曾光坦言,在非典疫情中積累的有些經驗,此次新冠疫情中初期并沒有被采納。比如已經建立的經驗,即所有的密切接觸者發現后要集中隔離;而武漢在疫情初期,大部分是居家隔離,“效果不好”。

此外,“非典疫情時,我們是直接進入戰時狀態的,可是在武漢疫情時并沒有。”曾光說,過去有些經驗沒有被直接采納,“當然我們糾正的是比較快的”。6月15日,北京多個區在新發地市場疫情第五天,便進入疫情防控戰時狀態。

中國和西方國家,在疫情防控方面差別在哪兒?曾光認為是“下手早”:早隔離、早治療。除了快速解決醫療擠兌的問題,疫情防控重心放在切斷病毒的傳播上,對每一例病人都做流行病學調查,對所有的密切接觸者進行隔離。

“這是中國很大的優點,做的非常堅決。”曾光強調,“我們不要忘了是怎么取得階段性勝利的。”

“新常態”下的防控需考慮成本與效益

如何做好下一階段的疫情防控布局?關乎國民的生命健康與經濟發展大局。

“中國的疫情防控,已經從高風險管理階段進入到一個中低風險管理階段:疫情得到了基本控制,局部爆發仍有可能;雖然對病毒認識還在不斷深化,還沒有完全掌握;疫苗和特效藥還在開發中。”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院長、全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家組成員薛瀾表示,“這時候中低風險管理的防控策略,跟高風險管理策略已經不一樣了。進入到這個階段,防控策略要以多風險分析作為基礎。”

從風險分析的角度,中國的疫情防控還面臨哪些挑戰?

中國新冠肺炎的防控,雖然由重大風險轉化為中低風險,但實際上中國面臨的是多種風險交織在一起的局面。薛瀾認為,經濟社會領域方面日常的風險,現在轉換成中風險,甚至高風險,而且各領域的風險是相互關聯的,“為降低疫情傳播而采取的措施,可能會導致經濟社會風險的升高,這時候我們的防控策略就要以綜合風險作為基礎來制定。

到了疫情中低風險階段,應對措施要考慮成本和效益的問題,以及整個社會對新冠肺炎可接受的水平。“要想全社會長期保持零風險,可能不一定很現實——不要忘記,還有很多其他傳染性的疾病,還是跟人類共存的,無非它的爆發風險降的很低了,但也無法排除。比如鼠疫等,這些病并不是零風險”。薛瀾表示,“防控成本本身有一個成本遞增的規律,要把風險降到很小,需要花的成本很高。”

此外,人們對熟悉事物帶來的風險,往往低估其危害性,而對陌生事物帶來的風險,往往會高估。前者如流感疫情,后者如新冠疫情。解決之道在于好的風險溝通。此舉可引導社會群體用更加理性的態度面對風險,促使易感高危人群的行為調整。

“我們要從前一段高風險應對的思維模式轉化過來,到現在,要在多風險分析平衡之后做決策。”薛瀾表示,背后的決策模式、思維模式也要進行相應的轉變。

對于應戰秋冬季可能遇到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重的情況,吳尊友給出了三個可用的防控策略:圍堵、檢測與疫苗。

其中,北京在應對此次新發地市場引發的疫情中,圍堵策略就比較從容而且精準,“對整個社會的整體影響比較小,圍堵策略的代價也是比較大的;盡早開展檢測、第一時間發現感染者,檢測策略的實施對于控制疫情是非常重要的。

在疫苗策略方面,吳尊友認為,呼吸道傳染病的疫苗應用,可以減少呼吸道傳染病的發病,在秋冬季可防止醫療資源的擠兌。針對性的新冠病毒疫苗,中國現在五個策略的疫苗齊頭并進,一期二期結果已經出來,“效果還是挺令人滿意的,由于我們國家的疫情基本控制了,現在沒辦法實施三期疫苗的應用,有幾個疫苗已經在境外找到了三期疫苗的現場,我們期待到年底疫苗能夠應用。”

陳錚鳴也對全球疫情防控開出了三劑“藥方”:疫苗、群體免疫、改變生活方式。在他看來,很多發展中國家只有走群體免疫這條路,這帶來的生命代價非常大;最理想的是疫苗;

改變生活方式方面,比如“封城”的狀態、禁足,代價也非常大,但對于今年的秋冬疫情防控非常關鍵。一些原本做得好的國家,疫情管控放松后出現了反彈。“比如日本、澳大利亞、以色列。”陳錚鳴說,“英國也是上個禮拜全面開放,我可以肯定,疫情會反彈。”

對于未來的疫情防控,張文宏對中國的公共衛生體系、醫療體系很有信心。他在7月12日參加的一家醫院的交流會議上發現,所有的院長都很緊張。“這就對了。將來中國的公共衛生體系,醫療機構都會很緊張,但是我希望老百姓越來越放松。”張文宏說。“美國的病例是我們的多少倍,我們有什么理由不進行正常的生活。美國每天7萬病例的情況下,如何保持一個國家正常運行的?這一點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疫苗:最后的救命稻草?

從今年2月份至今,全球各支研究團隊不斷釋放研發進展消息,特效藥、疫苗在公眾話語中,儼然成為了終結疫情的救命稻草。

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團隊,3月6日注冊了一項萬人級的大規模新冠疫情預防性臨床試驗。據陳錚鳴介紹,至今,這項研究動態的評估了各種新型藥物或者老藥新用的臨床試驗。截至目前,已經產出了重要的研究結果。研究發現:氯喹與兩款抗病毒藥物,對新冠肺炎沒有任何療效,可能還有副作用。

在上述研究中,臨床上主要用于過敏性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地塞米松,經過實驗證明可以顯著降低新冠肺炎風險,并使死亡風險下降20%到25%,對上了呼吸機的病人死亡率下降超過30%。這一研究發現,“在英國非常轟動,首相的新聞發布當中首次公布了,而且在第二天就在全國廣泛推廣。”陳錚鳴表示。

在康希諾生物董事長宇學峰看來,“一個有效的疫苗,是讓大家放松,對社會回歸安定、回歸正常秩序的一個非常關鍵的工具。”

安全、有效、質量可控,是好疫苗的金標準。“用世界上從來沒有過的速率,在很短的時間里,把十多年的工作壓縮到一年完成,需要的是確定的技術平臺。”宇學峰表示。

疫苗研發企業在與時間賽跑,有的將I期、II期臨床試驗同步進行,有的在疫苗獲批之前就布局生產線、擴大產能。“形勢所迫,也是和時間賽跑,等疫苗結果出來以后再生產,可能就錯過了秋冬防疫的最佳時間,所以它賭一把。”陳錚鳴在談到牛津大學與阿斯利康合作的新冠疫苗生產線提前得到訂單時表示。

病毒變異是否會影響疫苗的效果?宇學峰舉例說,在埃博拉疫苗研發中,默沙東用的蛋白是1976年發現的埃博拉原始蛋白,康希諾在2014年研發時,用的是2014年的抗原,“這兩個結構差了3%的氨基酸序列,但實際上在保護效果上是一致的。”

不僅如此,有的新冠肺炎疫苗的目標定位是多個,相應的,產生的抗體也是多個,不會因為一個位點或者幾個位點的突變,對保護有很大的差異。“退一萬步說,即使病毒變異確實影響到了疫苗的效力,可以把那段基因切下來換到病毒載體里,實現疫苗的更新換代。”宇學峰表示。

陳錚鳴認為,截至目前,新冠病毒相對還是比較穩定的,近期應該不會產生特別大的問題。

新冠疫苗研發成功并獲得批準后,隨之而來的,是疫苗的安全、高效接種問題。

青島海爾生物醫療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占杰認為,用工業互聯網的思維搭建新冠疫苗的物聯網安全大數據平臺,可以實現新冠疫苗安全接種和可追溯。具體操作是,將疫苗接種門診、保健中心等公共衛生體系資源統籌起來,提前實現預約接種;在接種過程中保證安全接種,接種完成以后實行健康跟蹤,通過線上的數據平臺和線下的物聯網設備,實現固定場景和移動場景新冠疫苗接種的便利性、安全性和有效性。

曾光提出,中國可以探索應急接種。據他了解,中國在海外的工程隊,尤其是在疫情嚴重的國家,比如巴基斯坦,以及一些非洲、南美洲國家的工程隊,對于應急接種有很大需求。

薛瀾提醒,在疫情緊急情況下,各家公司都希望往前趕,疫苗的質量控制尤顯重要。疫苗接種不良反應,即便只是個別的案例,便會導致全社會對疫苗的恐慌,“在接種過程中,盡可能把相關的工作做好,盡可能減少不良反應。有這些反應能夠及時采取合理的方式,了解清楚,進行處理和回應。”

對于冬季的新冠疫苗接種,吳尊友認為重點人群和特殊行業要優先考慮。“第一個重點人群,是感染新冠肺炎以后愈后不良,或愈后嚴重的人群,像老年人;然后是能夠造成擴散規模比較大的特殊行業,如航空業、快遞、餐飲、醫療機構的從業人員,這些也是要優先考慮的。”吳尊友表示。

孫愛民/文
0 0
更多精彩關注財經網官方微信

寫評論
寫評論
退出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