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波不斷 , ST康美被旗下公司負責人實名舉報交易造假

來源:《財經》雜志 2020-07-12 19:36:33

...

摘要:與ST康美此前被證監會認定財務造假時間為2016年至2018年不同的是,此次公司被舉報內容還涉及2019年,主要為公司旗下食品業務

風波不斷 , ST康美被旗下公司負責人實名舉報交易造假

文丨《財經》記者 張建鋒  編輯丨陸玲

7月10日,ST康美(600518.SH)公告稱,公司收到實際控制人馬興田家屬的通知,馬興田因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此前,該公司橫跨3年的系統性財務造假,震驚市場。

證監會最終認定,2016年至2018年,ST康美因虛增巨額營業收入、通過偽造、變造大額定期存單等方式虛增貨幣資金,將不滿足會計確認和計量條件工程項目納入報表,虛增固定資產等,被證監會責令改正并處以60萬元罰款,公司6名主要責任人被采取10年至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ST康美子公司上海美峰食品有限公司(簡稱“上海美峰”)的徐匯分公司負責人胡澄實名舉報,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涉嫌虛假交易、虛增收入。

與ST康美此前被證監會認定財務造假時間為2016年至2018年不同的是,此次公司被舉報內容還涉及2019年,主要為公司旗下食品業務。醫藥工業和商業、保健食品及食品、物業租售及其他是ST康美三大主業。2018年至2019年,公司保健食品及食品收入分別為14.81億元、3.4億元。

“2018年,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聘任朱鶴鳴擔任總經理,由我作為分公司法人,自成立的第一天起,該公司由上海美峰及朱鶴鳴夫妻實際控制,在朱鶴鳴’休假’(朱鶴鳴因其他經濟案件被關押)后,其妻子潘琳琳繼續接替其掌管分公司經營。”胡澄對《財經》記者表示,他并不介入公司具體運作。

胡澄舉報稱,2018年至2019年,朱鶴鳴夫妻兩人,通過康美體系內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及體系外公司--浙江渝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簡稱“渝豐國際貿易”)、冷山供應鏈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簡稱“冷山供應鏈上海”)、上海盈昱食品有限公司(簡稱“上海盈昱”)、上海迪普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簡稱“上海迪普士”)等,買賣碧根果等產品,形成循環交易,進而虛增收入,且在一定時間內進行密集轉賬。

其指稱,上述數家公司交易的碧根果,都存放在康美控制下的浙江聚聯供應鏈有限公司(簡稱“浙江聚聯供應鏈”),雖然交易頻繁,但貨物并未隨著交易主體改變而轉移,僅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一年須有6000萬元的營運資金,而康美要求6000萬元資金每年要運作4次,即每年要有2.4億元的營業額,即虛增2.4億元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一份重慶市公安局渝中區分局取保候審執行通知書顯示,因合同詐騙案件,決定對出生日期為1982年的犯罪嫌疑人朱鶴鳴取保候審,取保候審期限從2019年6月15日起算。被取保候審的朱鶴鳴出生日期,與在2018年被任命為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總經理的朱鶴鳴出生日期相同。

被取保候審后,在胡澄提供的其稱是ST康美今目標2019年12月9日申請詳情中,朱鶴鳴為第四級審批。

針對上述問題,《財經》記者向ST康美發送采訪函進行求證,公司相關人士表示,在此前被證監會立案之后,公司對內部運營不規范的地方已完成整改,不清楚上述舉報問題是否屬實。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公司正式回復。

構建關系網

圖片2

2018年,胡澄因經營海外民宿的需求,需要貸款。經其小學同學介紹認識了上海美峰楊浦區分公司負責人陸炳林,了解到在康美貸款有5年內不需要還款的優惠,于是將房屋抵押給康美(上海美峰)進行貸款,貸款900萬元,抵押金額2600萬元。作為條件,康美要求胡澄掛名做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法人。

胡澄對《財經》記者表示,他和另外2個人合計抵押物約6000萬元,但他們3人實際只貸到2700萬元不到,其余資金由朱鶴鳴通過由他們夫妻控制的浙江渝峰國際拿走。

據了解,上海美峰通過浙江渝豐國際經浙江臨安中達小額貸款股份公司將資金貸給胡澄等人,但同時胡澄等人必須先把20%的資金,即1200萬元,通過砍頭息的方式先匯到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再將這1200萬元資金加上別的資金共計約6000萬元,交給徐匯分公司運作。

胡澄還說,上海美峰楊浦分公司存在類似的操作。

“拿到錢后,我就去了國外,徐匯分公司的具體運作由朱鶴鳴進行管理,在朱鶴鳴出事后,我去公司查看,才發現徐匯分公司的業務,基本都是靠循環交易造假。”胡澄舉報稱,在循環交易中,朱鶴鳴、潘琳琳發揮重要作用,涉及渝豐國際貿易、冷山供應鏈上海等。

此前,ST康美已布局保健食品及食品市場。2009年,公司收購上海美峰和上海金像食品有限公司(簡稱“上海金像”),取得以華東地區為核心,輻射全國的食品營銷渠道,為公司保健食品進入商超等終端門店提供了直接通道。

ST康美2018年年報顯示:上海美峰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10.3億元、549.16萬元;上海金像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5.41億元、245.31萬元。ST康美持有兩家公司全部股權。

2018年,上海美峰成立普陀分公司、奉賢分公司、浦東分公司、楊浦區分公司、寶山分公司(注銷)、普陀第二分公司(注銷)、嘉定第一分公司(注銷)、嘉定分公司(注銷)8分家分公司。

天眼查顯示,成立于2010年的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其負責人在2018年7月13日,由王敏變更為胡澄。

胡澄指稱,也是在同年(2018年),朱鶴鳴與其妻子潘琳琳,進入了康美系統,以兩人為紐帶,建立了股權體系外包括渝豐國際貿易、冷山供應鏈上海等公司的關系網。

一份日期為2018年沒有月份和公司蓋章的《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授權書》顯示,其負責人胡澄任命朱鶴鳴為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總經理,并代表徐匯分公司授予朱鶴鳴不超過6000萬元經營權的授信額度。

另一份日期為2018年11月16日但沒有公司蓋章的授權書顯示,因總經理朱鶴鳴休假無法參與日常經營管理及今目標系統里面的所有審批,徐匯分公司法人胡澄授權朱鶴鳴妻子潘琳琳,暫代其丈夫處理公司相關事務及今目標的所有審批工作。

胡澄提供的其稱是康美“今目標”審批詳情顯示,2018年7月份,在今目標審批進度中,朱鶴鳴為第四級審批。2019年3月12日今目標申請詳情中,潘琳琳為第六級審批。

天眼查顯示,渝豐國際貿易成立于2016年,注冊資本為5000萬元,股東為杭州鑫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鶴益投資有限公司,旗下公司有浙江渝豐進出口有限公司、浙江渝富進出口有限公司。2018年12月,潘琳琳為渝豐國際貿易監事。

據天眼查,在華坤商業集團有限公司與楊鋼、潘琳琳等相關買賣合同糾紛中,冷山供應鏈上海與潘琳琳同為被告。

而上海盈昱、上海迪普士股東,與上海美峰楊浦區分公司法人、負責人的姓名,均為陸炳林。

天眼查顯示,上海美峰楊浦區分公司法人、負責人為陸炳林,他還作為自然人股東,持有上海盈昱95%股份、上海迪普士70%股份,同時是這2家公司的法人。

循環交易?

胡澄舉報稱,ST康美通過渝豐國際貿易-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上海盈昱/冷山供應鏈上海/上海迪普士,按照體內公司與體外公司做循環交易,買賣碧根果等產品,虛增收入。

《財經》記者獲得的一份銷售合同顯示,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曾向渝豐國際貿易,采購“中大圓55-65顆”碧根果,單價為46.1元/公斤。

一份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付款申請單顯示,摘要內容為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渝豐國際貿易采購貨物的貨款,經辦人簽字為趙劍鋒,總經理簽字依稀為朱鶴鳴字樣。

《財經》記者注意到,與上述合同有效日期相同的兩份銷售合同,采購方均為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供貨方均為渝豐國際貿易,采購內容分別為大圓55顆碧根果、散裝XL碧根果,單價分別為46.25元/公斤、46.05元/公斤。

此外,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作為采購方,與渝豐國際貿易簽訂7份大圓55顆碧根果采購合同,單價均為46元/公斤,數量、采購金額、合同有效日期亦相同。

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從渝豐國際貿易采購大量碧根果后,開始將碧根果轉售給與康美沒有股權關系的體外公司,即與潘琳琳關系密切的冷山供應鏈上海,及股東姓名同為陸炳林的上海盈昱、上海迪普士。

一份沒有蓋章的銷售合同顯示,上海迪普士向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采購大圓55顆堅果.碧根果,單價為47.5元/公斤。

一份合同匯簽單顯示,分公司負責人簽字為潘琳琳,主題內容為徐匯分公司和上海迪普士簽訂銷售合同申請公章。

同樣沒有蓋章的一份銷售合同顯示,上海迪普士向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采購中大圓55-65顆碧根果,單價為58.22元/公。

陸炳林名下另外一家公司,上海盈昱也加入采購名單中來。

銷售合同顯示,上海盈昱向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采購大圓55顆碧根果,單價為55.52元/公斤。

與潘琳琳關系密切的冷山供應鏈上海,亦在采購碧根果的名單中。

一份銷售合同的子銷售合同顯示,冷山供應鏈上海從上海美峰采購散裝XL碧根果。值得注意的是,在該合同中,朱鶴鳴、潘琳琳為冷山供應鏈上海的擔保人。

另一份銷售合同顯示,冷山供應鏈上海向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采購夏威夷果、中大圓55-65顆碧根果、臨安山核桃。其中,中大圓55-65顆碧根果,單價為60.35元/公斤。

上述上海盈昱、冷山供應鏈上海合同,均沒有雙方公司蓋章。

胡澄推測,上海迪普士、上海盈昱、冷山供應鏈上海,從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購買碧根果后,再將產品銷售給渝豐國際貿易,從而形成一個交易閉環。胡澄并未能提供此類證據材料,因此現有證據未能證明交易閉環。

其進一步指出,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通過逐級提升價格,來增加收入和利潤。

《財經》記者注意到,2018年10月17日至2019年1月16日,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渝豐國際貿易采購的“中大圓55-65顆”碧根果單價為46.1元/公斤。而在2019年3月29日至2019年6月28日,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賣給上海迪普士的該產品單價則高達58.22元/公斤。

同樣,2018年10月26日至2019年3月25日,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渝豐國際貿易采購的大圓55顆碧根果單價為46元/公斤,而其在2019年1月10日至2019年4月10日,出售給上海盈昱的大圓55顆碧根果單價上升到55.52元/公斤。

貨物運轉虛實

“因為起初康美美峰總經理趙進及副總經理程建民讓我放心,并表示:錢出多少貨必須存放在康美的倉庫內,任何人都動不了,每個月去驗貨倉。”胡澄向《財經》記者表示,之后其確實看到上海美峰和倉庫方簽訂的合同,但他后來了解到,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與上述公司買賣的碧根果,雖然面上交易較為頻繁,實際貨物根本就不存在,或量很少,但貨物的存放地點基本都在浙江聚聯供應鏈。

上海迪普士向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采購1542.83萬元中大圓55-65顆碧根果的銷售合同顯示,上海迪普士提貨前需提前3天書面通知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在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確認后,憑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通知到指定第三方倉庫,即浙江聚聯供應鏈倉庫自提。

2018年10月,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渝豐國際貿易,采購7筆共計28萬公斤的大圓55顆碧根果,商品入庫單公司名稱均為浙江聚聯供應鏈,入庫日期為2018年10月29日,倉庫經理簽字為李勝強,操作員為盛丹,貨物收到和客戶簽名均為李成。

2019年4月23日至2019年7月22日,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上海金像,采購的32.68萬公斤的夏威夷果、臨安山核桃、碧根果,其商品入庫單公司名字亦為浙江聚聯供應鏈,倉庫經理簽字也為李勝強。

胡澄對《財經》記者推測,上海迪普士、上海盈昱、冷山供應鏈上海,屬于康美體系外公司,沒有自己的倉庫,這三家公司從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購買的上述碧根果,并未或很少提過貨,上述貨物基本仍在浙江聚聯供應鏈倉庫。但胡澄沒有提供相關證據。

一份胡澄稱其與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員工錄音顯示,上海盈余、上海迪普士從上海美峰徐匯采購的貨物,只是單子在輪轉,采購的貨物并沒有隨著貨物采購而變動,貨物還在此前的倉庫,有時去盤點。

《財經》記者致電冷山供應鏈上海、上海盈昱。在問及公司從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采購的上述商品是否提貨時,冷山供應鏈上海一位人士表示不回答問題。上海盈昱一位人士稱,公司采購商品已提貨。記者撥打天眼查中上海迪普士2019年度報告中電話,提示音為空號。

天眼查顯示,浙江聚聯供應鏈成立于2018年6月12日,注冊資本為18899萬元,持有該公司95%股權的陸丹,也是其執行董事兼總經理。2019年6月,陸丹成為上海美峰楊浦第一分公司負責人。

胡澄指稱,上海美峰楊浦第一分公司的法人陸丹實際為潘琳琳司機,其天天在康美子公司美峰公司工作。

密集轉賬

 

胡澄舉報稱,為了配合上述交易做賬,上海美峰公司總財務直接通過徐匯、楊浦、金像分公司等公司在一定時間內,密集相互倒賬,資金循環使用。其中,財務張小靜負責康美體外和體內對接倒賬,她還身兼上述多家公司的財務會計,負責轉賬及復核。

天眼查顯示,因勞動合同糾紛,張小靜將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訴上法庭,相關案號為(2020)滬0104民初11585號,開庭時間為2020年6月9日。

胡澄提供的《上海美峰食品有限公司徐匯分公司2018年交通銀行上海市分行明細對賬單》顯示,8月上旬某日,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從上海美峰借款,當日,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浙江渝富進出口有限公司、渝豐國際貿易分別支付貨款。

8月下旬,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從上海美峰借款后,當日將與借款金額相同的資金以貨款方式支付給浙江渝富進出口有限公司。

9月某日,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收到上海盈昱貨款,及冷山供應鏈上海往來款后次日,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將部分資金以貨款的形式,支付給浙江渝富進出口有限公司。

此外,9月份兩日內,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還以貨款形式,6次支付給渝豐國際貿易。

2018年10月上旬3日內,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從冷山供應鏈上海收到多筆往來款,隨即以貨款的方式支付給渝豐國際貿易,共計5筆。

值得注意的是,隨后10月份一段時間內,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連續收到上海迪普士、上海盈昱貨款,隨即將資金轉給渝豐國際貿易、上海金像,且轉賬時間較為密集。

10月下旬的一天,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收到上海迪普士三筆貨款,向渝豐國際貿易支付三筆貨款。

4天后的兩個交易日內,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收到上海迪普士11筆貨款。同期,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上海金像支付10筆貨款。

《財經》記者獲得的資料顯示,2019年上半年,上海美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與康美藥業另一家子公司上海金像,簽訂多筆采購碧根果、夏威夷果等產品合同。

10月末,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收到上海盈昱7筆貨款,同期,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向渝豐國際貿易支付貨款7筆。

從上述資金流向可以看出,上述貨款,從上海盈昱、上海迪普士、冷山供應鏈上海,流入到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再流出到上海金像、渝豐國際貿易。

而《財經》記者獲得的資料則顯示,渝豐國際貿易通過杭州洪光供應鏈有限公司,部分資金流向上海迪普士。

杭州洪光供應鏈有限公司出入明細顯示,2018年9月至10月,該公司從渝豐國際貿易獲得5筆資金入賬。同期,該公司向上海迪普士打款3筆。

上述資金流向表格都未蓋章,均由胡澄提供。其未能提供渝豐國際貿易資金流向材料,上述材料尚不能證明上述公司之間資金循環使用。

天眼查數據顯示,杭州洪光供應鏈有限公司,是浙江聚果實業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陸丹通過浙江聚聯供應鏈控制浙江聚果實業有限公司。

胡澄進一步指稱,康美藥業為了增加其全資子公司上海金像收入,讓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與上海金像簽署服務協議,以增加上海金像收入。

其提供的一份協議顯示,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與上海金像就2018年簽訂各產品(飲料類、酒水類)合作經營協議:為提高產品市場占有率,拉升產品銷量,按照給予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投資額度擬定,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每月同意支付給上海金像各項市場費。該協議雙方法人代表分別為胡澄、何榮平,但沒有蓋章。

胡澄指稱,實際上,上海金像未給上海美峰徐匯分公司提供市場服務,但后者仍要每個月支付給上海金像服務費。

一份上海增值稅專用發票顯示,購買方為上海美峰,銷售方為上海金像,價稅合計31.28萬元,貨物或應稅勞務、服務名稱為現代服務-促銷服務費6%,開票日期為2019年6月17日。

(《財經》記者王穎、楊秀紅,《財經》實習生趙宇對此文亦有貢獻)

張建鋒/文
0 0
更多精彩關注財經網官方微信

寫評論
寫評論
退出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