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消費城市再排名:一線城市北京降幅最大重慶居第三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20-07-10 12:04:50

...

原標題:中國十大消費城市再排名: 一線城市北京降幅最大 重慶反超廣州居第三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提振消費,成為今年諸多省市的必備動作。

從較早期的爭相發放消費券,到各地舉辦購物節,再到部分城市對居民購買汽車給予獎勵,種種刺激之下,從全國的表現來看,消費自3月以來已經持續回暖。

重點城市的消費回暖程度如何?呈現出何種趨勢?

21世紀經濟研究院選取了2019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以下簡稱“社零總額”)排在前十的城市,對比今年1-5月它們的消費回暖表現。這10座城市分別為上海、北京、廣州、重慶、成都、武漢、深圳、杭州、南京和蘇州,包含4大一線城市和6座新一線城市。

一個意外的發現是,今年1-5月,十城的社零總額排名發生了明顯變化,除了上海和北京的排名堅挺之外,后面的名次全部洗牌。

盡管尚未到年底,消費也只是代表經濟生活的一個方面,但對于個體和家庭而言,與消費息息相關的是收入水平以及對未來的信心與預期,因此消費回暖情況可以一定程度映照出城市的整體經濟形勢。

上海、北京仍穩居前二

從今年1-5月的消費數據來看,2019年的消費冠軍之城上海仍然顯得“一枝獨秀”,是唯一一個社零總額超過5000億元的城市,并且前5個月的累計降幅對比前4個月收窄了3.6個百分點。

作為消費龍頭之城,上海今年在提振消費方面可謂不遺余力,大手筆推出為期約兩個月的“五五購物節”活動。7月8日,上海市政府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通報購物節相關情況,購物節期間各平臺和商家累計發放消費券286億元。

汽車讓利活動尤其引人關注,購物節期間,上汽集團(19.050, -0.27, -1.40%)推出近400輛5.5折新能源汽車,普陀區汽車品牌大聯展推出低至5.5折的大力度折扣。上海重點監測樣本企業數據顯示,5月汽車銷售額同比增長8.9%。

單看5月的整體消費表現,上海社零總額為1290.72億元,同比增長0.6%,單月增速轉正。

北京仍然保持了第二的位置,但它是四大一線城市中消費跌幅最大的,1-5月社零總額同比下跌18.2%。6月,北京本地疫情一度出現反復,這或許還將一定程度影響其上半年的消費表現。

廣州1-5月社零總額為3422.97億元,這一數據被重慶反超。今年一季度,廣州社零總額為1995.99億元,已經低于重慶同期的2384.45億元。兩個月后,廣州與重慶之間的消費差距進一步擴大至846億元,千年商都廣州暫時失落消費第三城地位,排在第四。

同為一線城市的深圳,2019年僅為中國消費第七城,與其GDP第三城的地位不太匹配。今年1-5月,深圳的社零總額為2889.51億元,排在第六名,反超了武漢,與成都十分接近,然而這一數字與上海、北京、重慶仍有較大的差距。

事實上,從2019年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來看,上海、北京和深圳分別為69442元、67756元和62522元,廣州按照城市和農村常住居民分開披露,分別為65052元和28868元。深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本可以排在第四名的位置,并且與上海、北京相差不遠。

很多人將深圳消費相對偏低的原因歸結于深圳鄰近香港,導致消費外流,但最近幾個月受疫情影響,深港兩地幾乎中斷了互通,深圳的消費表現相比其他一些城市并未出現更顯著的反彈。

2019年,深圳本地戶籍人口僅495萬人,大幅低于北上廣,并且深圳人口整體偏年輕化,2017年的一項數據顯示,全市常住人口平均年齡為32.5歲,很多人仍處在財富積累階段。此外,高房價加上住房自有率低,也對居民消費產生了“擠出效應”。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隨著大量人口的持續流入,加上科技創新產業的吸引力不斷增強,深圳的消費人群龐大,有巨大的潛力尚待挖掘。而要釋放出這些消費潛力,需要穩定人們的信心,解決后顧之憂。值得肯定的是,為了解決對消費造成“擠出效應”的高房價問題,深圳今年大幅增加了居住用地供應,近年來持續加大人才房和保障房的建設力度。

蘇州、南京超越杭州

6座進入2019年消費十強的新一線城市中,有4座是省會城市,包括成都、武漢、杭州和南京,此外還有直轄市重慶和地級市蘇州。今年1-5月,這6座城市的消費排名與2019年相比發生了明顯變化。

2019年排在第六的武漢,由于深受疫情影響,不出意外地成為消費跌幅最大的城市,1-5月社零總額僅有1865億元,被深圳、蘇州、南京和杭州拋在了后面排在最末,同比下跌37.9%,但這一數字比前4個月收窄了4個百分點。

杭州在2019年消費表現一舉超過南京和蘇州,躋身消費第八城。但今年前5個月,杭州的社零總額比蘇州少了616億元,比南京少了395億元,居第九名。

重慶和成都2019年社零總額排名分別為第四和第五,重慶的社零總額比成都多出1192億元。今年前5個月,重慶提升到第三名,和仍居第五的成都差距又拉大至1278億元。

綜合來看, 2019年基本上強省會城市表現出了更好的增長勢頭,成都的社零總額增長9.9%,武漢增長8.9%,杭州增長8.8%,南京僅有5.2%。

在疫情影響下,強省會城市卻更“受挫”。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一般而言,強省會城市集聚了更好的交通、醫療等資源,對周邊城市的消費吸引力強,尤其是諸如購買汽車之類的大宗消費,消費者傾向于去能夠提供更豐富選擇的大城市。在疫情影響下,人員流動受阻,消費者難免減少跨市消費。而此前被虹吸的城市,反倒將消費“截留”在了本地。

杭州市政府今年發放了總額高達16.8億元的消費券,媒體曾報道消費券帶來的可觀乘數效應,但這仍然沒有擋住杭州的社零總額在前5個月掉回到蘇州和南京之后。

杭州統計局重點分析了汽車類商品的零售表現,總體來看,全市社零占比第一的汽車類商品零售有所回溫,其中5月單月實現汽車類商品零售額83.4億元,增長0.3%,但這一增幅與上海相差甚遠。而且1-5月累計來看,杭州汽車類商品零售額仍然下降了15.3%,遠大于同期全市社零總額的跌幅。

一方面,隨著疫情的逐漸控制,新一線城市或許有望迎來更大的消費反彈空間。另一方面,疫情也一定程度反映出,不同城市在培育和挖掘本地消費潛力上,還有更大的可作為空間,促消費政策設計也可以更加有的放矢。

0 0
更多精彩關注財經網官方微信

寫評論
寫評論
退出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