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疫”視角|租房市場:中介破局艱難

來源:新地產 2020-02-22 10:55:07

...

WechatIMG6403

突發疫情下,租房市場一時停擺。

承擔著門店、房源、員工薪資等成本壓力,一時收入銳減的中介機構,正在通過商議免租、推出無接觸看房等措施尋求破局之道。

市場打亂需求暫停

疫情把劉洋(化名)的安排打亂了。

原本計劃年后換工作,和房東提出3月搬家的劉洋,在回京前緊急與房東商討能否續租一年,好在房東爽快地答應了。

劉洋對新地產表示,起碼2020年上半年,自己不會考慮任何變動,“現在重新找房、搬家不現實,短期內我不考慮換工作了,目前任何的變動對我來說都是風險。”

劉洋的保守態度不是個例。2月1日,智聯招聘發布《2020年春節企業復工情況調研報告》。報告顯示,由于新冠肺炎爆發,原本打算換工作的求職者計劃有所調整。34%的求職者處于觀望狀態認為一切都還不能確定,26%的求職者選擇在本省市找工作機會、12.2%受訪者明確表示放棄去外省市求職的念頭,跨區域的人才流動的活性將減弱,還有12.9%的人直接放棄原本的換工作打算。

“總體來說現在是我做中介這六、七年來最難熬的一個月,往年年底是最清淡的時候,但還可以簽3、5單,但目前的情況甚至比年底還差。不排除行業內有中介機構存在成交量好的可能,但是據我所見大部分都不是很好。”喬小石(化名)任職于一家小型中介公司,他表示,往年年后均為租房高峰期,他的客戶主要是到期換房和來京找工作的人。而今年他的公司截至目前還沒有通知正式復工,他也剛剛回京,處于自我隔離階段。

喬小石表示,節后其實有租客咨詢房源信息,有的租客需求很急。但一方面自己仍在隔離期,無法帶看,另一方面,當下特殊時期,小區進出都需要出入證,看房、搬家都有很大難度,“現在要看房的租客基本是由于房子到期,但我同事說,現在有的小區,門衛一聽說要看房子,直接表示沒有出入證禁止出入。還有同事帶客戶看完房,客戶已經決定簽合同了,下樓時,一個北京大爺直接對租房人說,‘你別租了,租了你也住不了,為了大家的安全,現在不讓搬家。’”

破局艱難周期順延

為緩解階段性壓力,中介機構正在尋找破局之道。

長租公寓品牌紛紛選擇與房東商議減免房租,但此方法一則收效有限,二則容易給企業帶來麻煩。喬小石所在的公司針對長租公寓業務與房東商討能否減免房租,但僅不到30%的房東同意免租。近日,蛋殼也因打著疫情旗號強制要求免租,但免租并未直接惠及租戶引發了爭議和大規模的維權。

而無接觸看房,也成了眾中介機構青睞的防沖擊手段。2月2日,我愛我家宣布,在門店正常作業前,經紀人會通過官方平臺、電話、微信等線上渠道持續提供經紀服務,讓租客通過VR看房、在線選房、遠程簽約等方式實現相關需求。2月8日,自如也宣布推出“0接觸”找房,開放線上VR看房、視頻看房功能,支持線上自助簽約。

上海中原地產分析師盧文曦表示,對于中介機構來說,門店租金、人員工資等都是開銷,在租房帶看難,二手房成交難的情況下,中介機構承擔了很大壓力。為緩解壓力,當前中介機構推出無接觸看房,但目前能帶來多少實際轉化率仍然存疑。

對于無接觸看房的效果,從業者與業內人士則看法不一。

喬小石認為,中介更多還是依賴帶看,但鏈家等大型中介較小型中介有天然的品牌優勢,客戶的信任基礎也不一樣。VR看房等線上無接觸看房模式,對圖省事和當下急需換房子的租客,或許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

另一位租房中介田野(化名),對此則持不同看法,在他看來,無接觸看房模式對成交轉化率有限,“線上看房和實際帶看存在的落差問題很難避免,從自身角度設身處地考慮,房屋空間布局、采光條件從照片、視頻、3D建模等手段很難直觀感受,同時租房子也需要觀察小區環境、居住人群,線上直接簽約可能導致簽下的房子沒有大毛病,但小毛病一大堆。”

VR看房的轉化率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能否達到實地看房的效果,打消租客的疑慮。打開自如客戶端,搜索具體房源,點擊VR看房模式,即可進入房間的三維模型。新地產財經體驗發現,手機屏幕下方的羅盤可幫助租客判斷房屋朝向,隨著轉動屏幕,房間的各個角度可展現在面前,而屏幕上也會顯示出房屋兩側的距離,物體與物體之間的間距幫助判斷房屋的大小與層高。手機上顯示的畫面可適度放大,但放大后的清晰度仍有待提高。

但不得不說,從租房者角度來看,即使房源內標注了間距,不身處其中,或許也很難切實體會到空間是否逼仄。同時,大部分房源在拍攝時室內燈全部處于打開狀態,很難體現房屋的真實采光情況。最重要的是,目前VR看房、視頻看房的功能并未覆蓋每套房源,而視頻看房的內容標準也并不統一,僅部分房源的視頻涵蓋對小區環境的介紹,租客要想進一步了解房源更全面的信息,仍需咨詢管家,但不能親眼所見,終究會讓租客心存疑慮。

在租房市場一時停滯,尋求免租、無接觸看房等措施帶來的收效有限的情況下,中介機構著實破局艱難,但好在未來仍存曙光。

盧文曦進而表示,長期來看,疫情對租房市場的影響主要是租房高峰期的推遲,當下只是特殊時期的需求停擺,而當前疫情帶來的求職取向的變化,如跨區域人才流動的活性將減弱等或也為暫時現象,隨著疫情漸漸得到控制,租房需求也會逐漸恢復。“短期內人才流動活性減弱,會導致區域內市場需求減弱,但一線城市租房市場表現還要長遠來看,徹底擺脫疫情影響后,一線城市在醫療、教育等方面的資源優勢,還是會對人才有很強的吸引力。”

但根據往年的租房市場表現,3-4月、6-8月一般為兩個租房高峰期,那么疫情影響下,是否存在兩個高峰期疊加需求集中爆發,進而推高房租的可能?

針對該問題,盧文曦表示,仍需看疫情影響,但大概率不會,“如果疫情在3月基本得到控制,那么3、4月積累的需求會在4月集中體現,同時,6-8月的租房高峰期主要來自于畢業季,受疫情影響,畢業季也存在延遲的可能,因此疫情帶來的需求延遲可能會是整個周期的順延。

疫情期間,漲價、強制要求房東免租,長租公寓亂象頻出。合碩機構首席分析師郭毅認為,在京工作人員留在老家辦公帶來空置率上升、高密居住造成健康隱患、資金壓力集中爆發,房東減價租客加價造成的品牌商譽受損等三方面原因,會導致疫情期間長租公寓企業的商業模式遇到挑戰。但郭毅也認為,長租公寓這部分租賃需求在北京等一線城市仍長期存在。

盡管疫情期間,一線城市租房需求只是暫時蟄伏,并不會永遠消失。但此時造成的企業品牌商譽受損是不可逆的。對中介機構來說,在破局遇阻的情況下,生存乃第一要務。但求存之路并不只有一條,在等待春天的時候,能堅守底線的企業才能贏得更大的生存空間。

文/丁爽 (責編:高雅)

丁爽/文
0 0
更多精彩關注財經網官方微信

寫評論
寫評論
退出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