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商業應變調查:飯店擺攤賣菜 消費轉向社區超市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20-02-07 10:25:07

...

原標題:實體商業應變調查: 飯店擺攤賣菜,消費轉向社區超市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在喧囂的鑼鼓節奏中,舞獅前后躍動,步伐時輕時重,時緩時急。一番眼花繚亂的舞步后,“獅子”躍至高樁之上,銜取掛在高處的利是,將表演推向高潮。在傳統中,掛起的“利是”往往伴以一把新鮮生菜,寓意“生財”,這一環節故名“采青”。

自2014年末開業后,每年春節,位于北京朝陽北路上的大型商場龍湖長楹天街都會邀請舞獅隊,在商場里做“采青”活動。其寓意為,在農歷新年的第一天,給商家帶來好彩頭。

2020年的鼠年春節之前,商場照例邀請了舞獅隊,很多商戶也踴躍報名,希望開年營業博取彩頭。

但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原有的節奏。歲末年初,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在武漢爆發,并隨著春節返鄉或旅行帶來的遷徙潮向外蔓延。至春節當天(1月25日),北京已累計確診51例病例。至2月5日,北京市確診病例已增加至274例。

實體商業受到的影響肉眼可見。由于社交和聚集活動大量減少,北京市的各大商場門庭冷落。隨著疫情的蔓延,閉店的商戶也越來越多。各商場在迅速強化防護手段的同時,也減少了一些線下宣傳活動。最終,長楹天街將“采青”活動改到了室外,時間也比往常縮短了。

不只是北京,各地的實體商業都難以幸免。根據商務部的數據,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六(2月4日至10日),全國零售和餐飲企業實現銷售額約10050億元。由此不難估算,實體商業在此次疫情中遭受的損失,當在千億量級。

盡管如此,各經濟主體的韌性仍在重壓下逐漸展現。作為應對,很多品牌強化了線上推廣,一些商場也在推出線上運營,商場的運營方則紛紛實施減租行動。1月30日,長楹天街的運營商龍湖集團就宣布,對旗下商場的所有商戶,租金費用(含物管費、推廣費)減半,時間達67天。

商場門庭冷落車馬稀

長楹天街的體量22萬平方米,為龍湖集團旗下最大的商業地產項目,也是北京客流量最大的商場,去年的周均客流量在35萬人左右。2019年上半年,長楹天街的出租率為98.4%,租金收入2.2億元。

有商戶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受疫情影響,從大年三十開始,長楹天街的客流量就出現明顯下滑。記者了解到,目前的客流中,有相當一部分客戶的去向為永輝超市,目的是購買生活必須品。

目前,長楹天街共有500多家商戶,在客流量減少的同時,一些商戶陸續閉店。截至2月6日,在營業的商戶有200多家。

由于能增加人氣、增強客戶粘性,體驗式業態是近些年最受商業地產歡迎的業態之一。但因疫情防控的要求,這也成為各大商場最早關閉的店鋪。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在北京各大商場中,影院、KTV、健身房、早教等門店都是較早閉店的一批,且是強制性閉店。

餐飲、服飾、零售等業態也大量閉店,雖然仍有一部分在繼續營業,但業績不佳。在朝陽大悅城,某知名快時尚服裝品牌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平時每天的營業額在20萬左右,最近幾天已經降到2萬元。

相比之下,藥店和超市的營業狀況稍好。但據記者調研,商場內的超市和藥店營業額普遍低于平日;社區超市則相對火爆,由于物流系統受限導致網購減少,這些超市的營業額反而普遍好于平日。

春節期間,通州萬達廣場同樣是“門庭冷落車馬稀”。商場內的客流極少,約有半數門店處于閉店狀態。毗鄰商場、以餐飲為主的街區式商業“金街”,閉店情況在九成以上,只有少數幾家奶茶店和連鎖快餐店開業。

2月2日上午,物業人員將一份《關于金街春節假期延期相關事項的通知》從門縫塞進金街的各個店鋪,這份文件將有關疫情防控的期限進一步延長,同時建議餐飲業態以外賣/打包形式為客人提供餐食。

作為北京開放式街區商業的代表,三里屯太古里也存在門店暫停營業的情況,其中以餐飲及娛樂門店為主。太古里方面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據初步評估,受疫情影響,三里屯太古里客流量同比下降約九成左右。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調研,春節之后,北京市尚在營業的商場中,閉店的商戶普遍超過半數。有從業者向記者表示,疫情期間,商場的客流量普遍比平時下降了90%以上。

除北京外,全國各地的實體商業都受到了很大影響。知名母嬰品牌樂友孕嬰童營銷副總裁高海燕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疫情期間,該品牌暫停了約45%的直營門店。為此,技術人員不得不在春節期間加班加點,完善線上銷售平臺。

飯店變身“菜店”

在這場疫情中,餐飲成為體驗式業態之外的另一個正面受到沖擊的行業。

通州萬達廣場某知名云南菜門店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在平時的用餐高峰期,這家店都需要排隊等位,如今每天進店吃飯的客人不到十桌。

這家商戶的外賣點餐量也低于平時。2月2日,深圳市一名外賣員被確診的消息發布。隨后,商戶的外賣點餐量再度下降。出于安全防控的考慮,商戶在門口豎起“騎手止步”的牌子,要求外賣員在店外取餐,而不像以往那樣進店取餐。

受此影響,該商戶的日均流水從平日的4萬左右,降到了一兩千元。

2月5日,記者在該商場發現,約七成的餐飲店面閉店,僅有少數餐飲門店營業,但生意頗為冷清。

知名餐飲連鎖品牌眉州東坡長楹天街店店長張琳表示,春節是餐飲行業的傳統旺季,本來打算利用春節的機會,“好好再打一仗”。其中,僅大年三十當天,門店就開了四個時間段的年夜飯時間,供客人預訂,最初的預訂情況也頗為理想。

但疫情的影響突如其來。春節期間,這家門店共處理了100多桌退訂,僅年夜飯就退訂了60多桌。同時,按照公司對疫情防控的要求,門店將餐桌之間的距離,由此前的不到一米,拉大到1.5米以上,餐位數量也因此減少了約一半。但由于商場客流量較少,前來用餐的消費者仍然不多。

作為應對,張琳按公司的要求,在門店開了“便民平價菜站”,利用眉州東坡的供應鏈,把瓜果、蔬菜、調味料、生鮮、成品、半成品以平價的方式進行銷售,“給周邊百姓提供方便”。門店同時還加大外賣的力度。但目前來看,營業額仍然明顯低于平時。

與商場中的餐飲相比,未納入商場的餐飲店面臨的困境更大。記者在北京朝陽區定福莊區域調查發現,出于防控疫情的考慮,春節后,很多餐飲店被強制要求閉店。閉店前,一些店鋪將蔬菜、生鮮折價出售。

按照餐飲業的特點,多數飯店會在春節前大量備貨,用來應對高峰期的需要。如今,不僅營業收入沉沒,這部分成本也難以收回。在很多城市,都出現“飯店擺攤賣菜”的現象。

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發布《廣東餐飲企業受疫情影響調查分析報告》指出,春節期間30%持續營業的企業同比營收下降5成以上,其中30%的企業收入幾乎為0。絕大部分企業面臨租金、人工、能耗、稅收等多重成本壓力,客流、現金流嚴重不足的困境一時難以緩解。

政企共克時艱

近年來,實體商業一度遭遇電商的沖擊。但經過智能化、線上化等一系列應對措施,如今這種影響正在減弱。本次疫情的出現,使實體商業再度受到考驗。

多數受訪者認為,此次新冠疫情的影響,要大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因為無論是各級政府,還是市民,對疫情的防范意識都更強了,市民外出購物、聚餐的頻率明顯低于非典時期。前述從業者還表示,一方面,疫情的持續時間尚不明確;另一方面,消費者的行為模式會不會在疫情后出現變化,目前還有待評估。因此,具體的影響還有待觀察。

盡管如此,積極的應對措施已經啟動。首先便是防疫措施。長楹天街相關負責人介紹,從大年初一開始,商場每天給工作人員和顧客測量體溫,并要求所有人佩戴口罩。對于營業中的店鋪,每兩個小時消毒一次,同時配發洗手液,給顧客使用。此外,商場還在電梯間準備了抽紙,防止病毒通過電梯按鈕進行傳染。

據介紹,各商場在防疫中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均數倍于平時。大部分商場還縮短了疫情期間的營業時間。

在提升銷售方面,線上化成為疫情下的共同選擇。疫情發生后,長楹天街通過官方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平臺,對店鋪進行統一線上宣傳,這一措施吸引了100家左右店鋪(除餐飲外)的參與。

除促銷手段外,對租金的減免更為直接。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已有近百家商業地產運營商實施了減免租金、物業費等措施,總體讓利近百億。其中,減免幅度從減半到全免不等,時長從一周到兩個月不等。

實際上,盡管運營商大幅讓利,對于很多商家來說,這仍不足以彌補疫情帶來的損失。幾乎所有受訪者都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考慮到這一不可抗力,希望得到稅費等其他方面的政策優惠。

2月1日,央行、財政部、銀保監會等五部門聯合出臺《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指出,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文化旅游等行業,以及有發展前景但受疫情影響暫遇困難的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不得盲目抽貸、斷貸、壓貸。

2月以來,北京、上海、蘇州、寧波、泰州、廣東等多個省市出臺了支持中小企業、小微企業的相關文件。這些文件都會在一定程度上惠及實體商業。

但這場疫情的發生,仍然在提醒運營商和各品牌商戶,需要不斷改進商業地產的運營模式、品牌的經營模式,使之具有更強的抗風險能力。

全聯商業地產工作委員會會長王永平表示,疫情期間行業損失巨大,但如果反思得當,現有的一些短板仍然可以得到彌補。比如,只要有新的措施推出,線上化、智慧商業等將會有更多的入口和想象空間。

有法律界的人士也指出,建議制定一個政府、甲方、乙方三方共擔的法規。對于租戶因疫情而要求減免租金或解除租賃合同的案件, 可參照法律規定的“不可抗力”“情勢變更”和“公平原則”等條款。

張琳曾親歷過2003年的非典疫情,他表示,對于商戶來說,現階段能做的,就是配合政府部門,積極應對。“讓疫情盡快結束,事情才會慢慢好起來。”

0 0
更多精彩關注財經網官方微信

寫評論
寫評論
退出
数风流人物高清免费在线观看,喷水自慰日韩高潮国产,万能影视大全在线观看